被锁住的男人
2019年8月14日
我的下体已被贞操带锁了整整三年。这三年里我没有一次射精,没有一次高潮。就在前几个月,我的主人还通过近似欺骗的方式,使我彻底丧失了勃起的能力。现在我不再因为肉棒无法充分勃起而感到痛苦,事实上,这个冰冷的笼子对于彻底萎顿的小肉棒而言,显得太大了。[br][br]  主人的欺骗让我深受打击。我没有想到在强迫我长期禁欲的基础上,她竟然从心理上彻底阉割了我,使我变成了一个只能靠意淫度日的假男人。这一事实彻底击毁了我的意志和思想,从那时起,我整日处于神情恍惚,不知所谓的状态中。[br][br]  即使主人命令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蹲着撒尿,我都会毫无感觉的按照她的命令照做,而不会觉得有一丝不妥。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按照主人的吩咐,做着种种肮脏变态的事情,承受着各式各样淫荡下流的作贱。[br][br]  我的记忆力已经严重衰退,我完全不记得在被主人禁锢之前的生活,也渐渐记不清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甚至隐隐约约觉得,我可能生来就是主人的奴隶,我的小肉棒从一开始就是被锁住的,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过性高潮,我的身体本来就没有射精这项功能。[br][br]  这种混沌的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有一天,一切全都彻底改变了。[br][br]  好像是有那么一天。依稀记得那天窗外下着大雪,我正望着雪花发呆,主人走了过来,摸着我的脑袋,笑盈盈的问我:「这么美的雪景,没让你想起什么?」我用尽力气,试图在锈迹斑斑的大脑里搜出点什么来,但终归无济于事,我只好茫然的摇了摇头。[br][br]  「你记不记得,有个人的名字里,好像有个雪字。」主人依然微笑着,望着我的眼睛。[br][br]  一片雪花从窗外飘进来,落在我的胸口,沁人的凉意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br][br]  「看来你还是记得她的。」主人的笑容里露出一丝哀伤,轻轻叹了口气。[br][br]  「分别三年多了,是该让你们见见面了。」[br][br]  说着,主人用眼罩蒙住我的双眼,牵着我离开了房间。[br][br]  不知在车上坐了多久,不知穿越了多少个房间,也不知走了多少级台阶,当眼罩被摘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间宽阔的地下室里,头顶闪着微弱的灯光,四周阴暗潮湿。眼前横着一道玻璃幕墙,将空旷的屋子隔成两截,幕墙对面也是灯光幽暗,显得十分诡异。[br][br]  没过多久,眼睛适应了光线,我这才发现透明玻璃幕墙的另一面,只摆着一张床,床边放着几把椅子。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戴着皮革头罩,仰面躺在床上,完全看不出她的模样。她的身边围着五个男人,也是一丝不挂,其中一个男人正站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卖力的抽送着。[br][br]  这个女人的皮肤光洁白皙,浑身挂满了汗水,像是涂抹了一层油脂,透射出闪亮的光芒,她的身材十分丰满,肥硕的乳房随着男人的抽送一颤一颤,不时有乳汁从高耸的乳头流淌出来。她的腹部高高隆起,肚脐处依稀可以看到几条淡青色的血管,显然是一副即将分娩的样子。伴随着男人凶狠的抽插,阵阵哀鸣透过面罩回荡在幽暗的地下室里。[br][br]  旁边的四个男人有的懒散站着,有的坐在椅子上悠然的抽着烟,股间的阳具低垂,上面沾满了粘液。他们的脸上挂着淫亵的笑容,一边聊天,一边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指指点点。[br][br]  「很久没有见到这种场面了吧。」主人扭过头来问我,笑得十分灿烂。她弯下腰,看了看我的下体,然后继续笑着说:「小东西有反应了么?是不是想看得更清楚些?」[br][br]  没等我回过神来,主人就牵着我走出地下室,绕了一个大圈,进了另外一个门。进门后我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刚才看到的幕墙的另一边。[br][br]  「嗨,我的这位朋友喜欢看现场。」主人笑着向那五个男人打着招呼,好像和他们很熟悉了似的,「他可有三年多没射了,一直被我锁着。今天带他来看看现场A片。」[br][br]  四个男人盯着我下体上的贞操带看了一会儿,接着爆出一阵哄笑。其中一个走了过来,牵着我爬到那个女人身边,一边笑一边对我说:「跪在这里好好看着,看看真正的鸡吧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希望你在被锁了这么久之后,还记得天底下还有操B这回事。」[br][br]  说完,四个男人和我的主人又一次大声哄笑起来。[br][br]  刺耳的笑声好半天才停了下来。主人不再搭理跪在一旁的我,开始与那四个男人闲聊。聊天的内容渐渐变得下流不堪,没过多久,其中有个男人便将粗糙的手指伸进了主人窄小的内裤,在里面搅动扣弄,还有人握住开始变得粗硕的阳具,在主人的乳头上、大腿上揉搓。主人双眼微闭,发出娇弱的呻吟,整个地下室充满了淫靡的味道。[br][br]  我爬跪在女人的腿边,茫然看着那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将阳具一遍一遍刺入女人的阴户。他斜着眼看了看我,嘴角一挑,满是鄙夷的冲我笑了笑,然后猛然加大了抽送的力度。随之女人发出一声哀号,阴户汩汩流出淡黄色的液体。[br][br]  「这个贱货竟然尿了!」不知谁喊了一句。[br][br]  我依然痴痴的望着女人那湿滑粘腻的蜜窝,那是一个被弄得一塌糊涂、惨不忍睹的地方。整个阴部沾满了男人的精液,而且由于塞了个大家伙显得鼓鼓胀胀,红彤彤的阴户就像鲤鱼的嘴巴一张一翕,两片小阴唇因为充血而凸现在大阴唇之上,紧紧包裹住肉棒的根部,肥厚的阴唇随着肉棒的进出前后翻飞。[br][br]  那个健硕的男人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努力抽插着,女人显然已经处于极度的亢奋状态,但并不像是达到了高潮,她全身紧绷,无助的扭动,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鸣,两股乳汁像泉水一样从乳头涌出,顺着身体流了下来。[br][br]  「你竟然还没有认出老相识,」不知何时,主人已经站在我身前。她漠然的说:「看来你的脑子的确锈住了。」[br][br]  说着,主人伸手将那女人的乳头向上拉起,整个乳房呈现出不可思议的长度,我出神望着肥硕得有些病态的乳房,忽然发现上面有一颗褐色的痣。[br][br]  我的大脑轰然作响,这颗痣就像一粒烈性炸药,炸开了我脑中冰封已久的记忆。无数往事如奔驰的列车一般,在我眼前飞速掠过。我的脑袋炸裂般的疼痛起来。[br][br]  「她……她竟然是……」我的口舌已经僵住,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她是……」[br][br]  「她是你分别三年多的爱妻啊。」主人一边冲着我笑,一边撕开戴在女人头上的面罩,「这么多年没见了,不该打个招呼么?」五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我身旁放肆的大笑着。[br][br]  这是一副被糟蹋得不堪入目的面庞,她的口、鼻、舌、眉上全都被穿上了环,两侧面颊纹着两根血脉贲张的阴茎图案。虽然在眉眼之间还能依稀看出当年熟悉的容貌,但此刻的她,两颊潮红,双眼迷离,透出勃勃春情,俨然是一副病态的欲求不满神情。[br][br]  我凑到她的面前,结结巴巴的问:「你……你……还记得我么?」她美丽的双眸出神的望着我,眼角挂满了泪水,胸脯一起一伏,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操我,使劲的操我。」[br][br]  「我……我是你的丈夫……爱你的丈夫,你……你仔细看看我……」「操我,求求你……使劲的操我。」[br][br]  「你到底怎么了……他们……他们到底把你怎么了……」我像疯了一样,拼命摇着她的肩膀。[br][br]  「操我……操我……我好痒……」[br][br]  我扭头愤怒的望着主人,这个邪恶的女人把我变成了这幅模样,竟然也没有放过我的妻子![br][br]  「你一定很愤怒。」主人似乎对我眼中的怒火并不吃惊,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语调中充满了轻蔑。「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现在痛心疾首,心碎欲绝,你在经过三年禁欲之后,变成了不能正常勃起的废物,而你的妻子却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荡妇。我喜欢这样,真的非常喜欢。」[br][br]  「至于这三年我们是怎样对待你的妻子的,」她顿了顿,继续用无所谓的语调说道:「概括的说,她和你的待遇恰恰相反。这三年里你的欲望每时每刻都被限制,不许勃起,不许高潮,没有一次射精。而你的妻子,却整日处于肉欲和高潮之中。」[br][br]  「和你一样,我每天都会给你的妻子服用催情药物,当然还会注射大剂量的烈性催乳剂,你看现在她的乳房多么肥硕,乳头勃起时几乎有一寸多长,稍微一碰就会乳汁四溢,真像一只奶羊。」说着,主人脸上露出放荡的笑容。[br][br]  「不得不承认,刚开始饲养你的妻子的时候,她还是很端庄的。她很能忍耐,一般的性挑逗似乎对她没什么作用,那时她确实具有顽强的意志。」主人点燃一根香烟,吐了一口烟圈,继续娓娓道来:「因此我们只好给她注射大剂量的春药,在这之后,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br][br]  「应该说,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你的妻子毕竟还是一个女人。任何一个正常女人服用春药之后,她的乳房都会感到发热,奶头周围和阴户将产生无法忍受的瘙痒,等到药力发挥作用的时候,粘液将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使她逐渐达到亢奋状态,尤其是到后来奶水将大量分泌,使她的乳腺极度膨胀,从而使她产生无法抑制的性欲,陷入不能自持的亢奋状态。」[br][br]  「大概就是在她被关起来半年左右的时候,在经历了长期的性饥渴之后,我第一次让男人和你的妻子交媾。当时场面非常刺激,你的妻子成了我所见过的最淫贱的荡妇,那一晚她搞垮了一个又一个男人,我不得不额外找了五个男人来操她。从此以后,她那湿滑黏腻的阴户里,就总有大小粗细不同的肉棒进进出出。[br][br]  从那时到现在,整整三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的男人来操她。有时轮奸会持续很长时间,我们不得不用吸乳器从她的乳房里抽些奶水给那些男人喝,以保证他们有足够的体力操你的妻子。」[br][br]  「在她的排卵期,我们会给她特殊的照顾。这个时候我会找些身材健壮,阳具硕大的黑人来轮奸她。黑人的性能力确实很强,他们就像不知疲倦的永动机一样,每个人一操就是几个小时,你的妻子在欲仙欲死的同时,也被成功的注入了富有活力的精子。和不同肤色的男人做爱,并产下他们的孩子,这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三年来,你的妻子已经产下四个这样的孩子,这些皮肤黝黑的宝宝非常可爱,他们身上的肤色将是你永恒的耻辱,它会时刻提醒你,你的妻子充满淫欲,她不得不被别的男人操以获得满足,并且因此生下了孩子,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妇。」[br][br]  「你看,」主人指着妻子隆起的腹部,笑着对我说:「她现在又有了身孕。[br][br]  不过这次并不是那些黑鬼干的,七个月前我们找了一个十三岁的街头小流氓,让他来操你的妻子。我们想看看这么年幼的男生是否也能让你的妻子受孕,现在看来,他真的做到了。」[br][br]  「现在,你的妻子已经变成了人尽可夫的母狗。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她的阴户,并在里面射出精液。他想干多久都可以,如果时间太长,还可以饮用她的乳汁补充体力。你的妻子已经不再拥有正常人的思维,她的脑子里只有性欲,除了不停的求别人操她,她已经很久没有完整的说过一句话了。由于长期过量服用各类春药,她的阴户总是淌满了粘滑的淫液,她的乳房不停分泌着浓稠的乳汁,现在她每一分钟都处于极度性饥渴的痛苦之中,一两个小时的性爱根本无法让她达到高潮,只有通宵达旦、一刻不停的抽插,才能让她的痛苦略微舒缓一些。」[br][br]  「轮奸,怀孕,产子,再轮奸,再怀孕,再产子,就这样周而复始。」主人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这就是你的妻子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生活。」主人的这番话让我头晕目眩,胸口火烧火燎般疼痛,满腔的悲愤让我无法自持,我大喊一声,正想爬起来冲向眼前这个邪恶的女人,忽然感觉脑后被重重的砸了一下,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br][br]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还在这间地下室里,白灼的灯光刺得我双眼疼痛,我被紧紧的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眼前有几个男人围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其中一个男人正在和那个女人交媾。女人正在忘情的呻吟,她的脸上纹着两根硕大的阴茎,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淫荡的春宫图,长长的乳头上罩着两根透明的细管,一股股乳汁顺着细管被吸了上去。我忽然发现,女人平坦的腹部上爬满了条条沟壑,不知是伤痕还是什么,总之看上去狰狞恐怖。[br][br]  「你终于醒了。」一个妖冶性感的女人望着我,语气温柔而娇弱,脸上满是欣慰的表情。她走了过来,替我解开捆在身上的绳索,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脑袋,忽然换了一副冰冷的语气,对我说:「爬过去,蠢货。」我不知为什么要听这个女人的话,只觉得四肢下意识的爬向那个被轮奸的女人,大脑却一片空白。[br][br]  「把这些喂给那个女人。」性感女人将一个食盆递给我,里面装了满满一盆乳白色糊状的东西,散发着怪怪的味道。[br][br]  我茫然的接过小盆,然后用汤勺将盆里的东西喂向那个女人,她的身体随着男人阳具的抽动一晃一晃,她一边亢奋的喘息着,一边迫不及待的张嘴吞咽那些看起来有些恶心的东西,似乎在品尝天下最美味的佳肴。[br][br]  「嗯,很不错。现在把那盆东西放在地上,在里面撒尿。」性感女人又一次命令我。[br][br]  我顺从的蹲下身去,金黄色的尿液流进盆中,叮当作响。不经意间,我发现盆里放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笑靥如花,似曾相识。我试图回想起什么,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又低头看了看那张照片,透过琥珀色的尿液,照片里的一切,都显得泛黄而古旧,仿佛是亿万年前的事了。[br][br]  「看来你确实把一切都忘记了。」性感女人脸上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你刚刚给你的妻子服用了三倍剂量的春药,又在她的照片上留下了自己的尿液。看来你确实把一切都忘记了。」[br][br]  说着,她俯下身来,用她那鲜艳的红唇吻了下我的额头,轻声说:「你们夫妻俩又可以在一起恩爱的生活了,祝你们幸福。」【全文完】[br][br]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