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尸直播
2019年8月20日
大白山,是华国最大的森林生态保护区,人们可以在这里发现各种各样的珍惜动物,出于国家的保护,所以这里被资本腐蚀的程度并不严重,也就是说这里没有各种人头攒动的大排档,没有打着不同招牌的暧昧旅馆,没有排成一排出售「特产」的小摊小贩,更没有拿着POS 机请你施舍的开跑车的和尚……有的只是张豪眼前这座位于大白山两千米之外的普通民宿旅馆。[br][br]  这里的老板是个驼背而且结巴的老头,听闻了张豪要住店的意愿可把他乐坏了,皱巴巴的手拉着张豪不放,就像拉了个活财神,生怕他跑了一样,不过张豪也确实没有找好其他去处,只好跟着老头的步伐来到民宿。[br][br]  虽然这里称作是旅馆,不如说这里更像是普通的客家民居,由许多房子围合而成,听那个老头说因为这里不许大肆开展旅游业,所以这里的游客很少,而且因为经济不发达的缘故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只留下他们这些孤寡老人留守在这里打点一下生意,所以这个村子里面人也不多,有些死气沉沉的。[br][br]  张豪听着老头的啰嗦也不在意,选了个最角落的偏僻房间安顿下来,收拾好行李,顺便向老头打听一下情况。[br][br]  「老人家,看样子你家还有许多房间空着,这个时候来爬山的人很少吗?」张豪控制好表情装作不经意的问道。[br][br]  「咳咳……是啊,本来人就少,这个时候又没赶上什么假期,来的人就更少了,虽然这附近就我一家旅馆,我和老伴整顿出了十几间房,加上你到现在才租出去两间,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老头叹气道。[br][br]  「哦?另一间房……那里是什么情况,我来这里一个人挺没底的想找个伴一起去。」「啊……另一间房啊……是三个女娃子,说什么是搞野外……直播的,今天一大早就上山去了。」老头道:「你现在去追应该也来不及了,不过我看你年纪和她们差不多大,路上要是能碰着应该可以有个伴。」「哦哦,这样啊,那不急不急……我先准备一下再去登山。」「小伙子要注意安全啊,虽说山上没有什么凶猛野兽,不过那里一到下雨天白雾缭绕,不小心迷了路可就不好了。」老头说完颤颤巍巍的转身走去。[br][br]  「ok,您老放心吧。」[br][br]  一个小时后,张豪辞别了老头开车来到大白山脚下,再向前车子就走不动了,张豪只好把车停在这里带好各种工具向山顶进发。[br][br]  整个大白山地处华国东北角,人迹罕至,野兽横行,绵延几百公里都是原始森林,乍一眼看去犹如一片深绿组成的汪洋大海……在这一片林海中找人谈何容易,不过张豪还是一头栽了进去。[br][br]  「该怎么找啊,这么一大片地方,这三个丫头还真能折腾。」张豪低声嘀咕着,用木棒拨开拦路的树枝:「对了,听那个老头说半山腰的西侧有个冒水的山泉,她们可能会去那里,我也去瞧瞧。」果不其然,当张豪爬到半山腰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少女的嬉笑声。张豪猫起身子借着灌木丛的掩护偷偷看去,果然见到了他这次的任务目标,老头所说的三个女孩都在这里,张梦雪的样子和照片上一样,一头长长的披肩发笑得特别阳光,两只雪白的小脚丫泡在水谭里,手中拿着手机对着上面说些什么,应该是在直播。[br][br]  她另外两个闺蜜也是上等的货色,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身材苗条修长,扎着一头马尾发,沉稳中透出些许英气,穿着登山裤和T 恤衫显得十分干练,此时正把餐布铺到地上看样子是在准备午餐。而另一只呢则一只相反,穿着印满荔枝的连衣裙,个子不高,脸蛋圆圆的很是娇小可爱,此时这个小家伙正抱着张梦雪的腰撒娇。[br][br]  「看起来这三只都很美味呢……」张豪舔了舔嘴角:「不过我可没自信能一个人制服三个妹子,万一有一个跑出去报警那就不妙了……」「雪雪……我……我想去。采花。陪我去好不好……」就在张豪思考的时候那个娇小女孩拉着张梦雪的手摇晃道。[br][br]  「采花?可是这里是森林,哪里有花啊?」[br][br]  「不……不是那种采花啦……是……是……」小萝莉脸颊变得更红了。[br][br]  「???」[br][br]  「呵呵,采花指的是女生上厕所委婉的说法啦。」马尾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雪雪啊,有时候真怀疑你性格怎么那么呆啊,一点也不细腻,当心没男朋友。」「去去去,你才是吧,冷冷的一声哦就把表白的男生都吓跑了,至今还是单身的那个人是谁啊。」张梦雪没好气道:「倒是我们的唐圆圆同学大一刚进来追求者就排成一排了,你可要好好学学。」「雪雪姐你讨厌。」唐圆圆脸颊羞红跺了下脚:「我……我自己去上厕所,不理你们了!」说着便跑进了树林里。[br][br]  「小心点,注意草丛里的蛇。」张梦雪大声喊道。[br][br]  「知道啦!」[br][br]  ……[br][br]  机会啊……张豪冷笑一声,慢慢的潜伏下去。[br][br]  可能是因为羞涩的关系,唐圆圆一直走了很远才在一处石头后面停了下来,左右环顾之后才慢慢蹲下,脱下内裤挽起裙子开始小解起来,殊不知在灌木丛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她白皙的屁股上。[br][br]  张豪从背后小心翼翼的接近,尽力不发出一丝声响,直到张豪距离唐圆圆只有两米时这个迷糊的小萝莉才反应过来,不过张豪反应更快,只见他箭步一跃来到她身后,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把小萝莉可能的惨嚎声压回她的嗓子里。[br][br]  唐圆圆两条雪白的小嫩腿无助的踢蹬着,双手挥舞想要抓住身后的男人,不过没有丝毫作用。毕竟她只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力量上根本没得比……很快,唐圆圆挣扎的幅度便小了下来,最终一动不动。只见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两眼翻白,嘴巴微张吐出柔软的小舌头,瘫软的倚靠在张豪的怀里,双手无力的向下垂,剩余的尿液顺着大腿根部留下,染湿了尚未来得及提起来,卡在膝盖处的内裤。[br][br]  「真可爱啊。」张豪感叹道。以防万一张豪继续掐住唐圆圆的脖子十几秒直到确认怀中的人再无声息才把手松开。[br][br]  「嗯,搞定一个,剩下的把握大了很多。」张豪把小萝莉放到地上舔舔嘴角满意道:「迟则生变,要赶快把那两只搞定才行。」说着便大步离开这里,只留下一只趴在地上被脱掉内裤的小萝莉,两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地上的落叶仿佛在哀怨自己为何会遭遇这种事情。[br][br]  十分钟后。[br][br]  深山中的森林仍旧是这样冷清寂静,冰冷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在地面上洒下点点斑驳。[br][br]  在之前的泉水旁,少女们的欢声笑语早已不见,却而代之的是肉体交合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br][br]  只见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压在另一个女孩的身上,屁股像打桩机一样一上一下来回挺动,他抓住女孩的头发,对着她恬静的脸颊又亲又舔,专心致志的在女孩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上发泄欲望。[br][br]  显然,这个男人是张豪,他已经搞定了另外两个女孩正开始享用自己的战利品。唐圆圆的尸体被脱的精光丢进水塘里,而张梦雪则是被打晕后双手反绑捆在树上,至于正在被侵犯的那个女孩嘛……根据张豪翻找到的资料来看,她叫叶思,是她们班的体育委员,平时喜欢运动和搏击,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英气潇洒的女孩子,此刻被脱光了衣服,任由身上的男人进行侵犯,至于她为什么这么乖我想着应该和她脑袋上的淤青脱不了关系,除此之外还有点点的鲜血从她的眼睛,鼻孔,耳朵等处缓缓流了出来……显然,当头一棒的死法并不好看。[br][br]  这应该是她最狼狈的样子吧,可怜的女孩被脱得精光,一丝不挂,面容扭曲,一头马尾辫凌乱的散开,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极大地张开着,雪白的乳房随着张豪抽插的节奏来回跳动……慢慢的,张豪的动作越来越急促,喘息也越来越快,最终随着一声叹息,大量的精液射入少女不会再生育的子宫深处。[br][br]  张豪休息了一会,坐起身抽出半软的肉棒在女孩毛茸茸的阴户上蹭了蹭,然后拿过旁边张梦雪的手机……原来他刚才在直播奸尸!不过并不是QQ直播,之前在展示那个萝莉尸体的时候在张梦雪的QQ直播就被封禁了,现在张豪正在张梦雪的粉丝群里进行个人直播,张豪很喜欢这种感觉,高高在上,亦或说高人一等,他现在直播的东西是多么黑暗与疯狂啊,和那些甘愿沉沦于平庸的凡人完全不同。[br][br]  张豪勾起一丝冷笑,分开叶思的阴道口方便精液流出,然后拍了好几张照片,包括私处特写发到群里……此时张梦雪的粉丝群早已炸了锅,各种破口大骂,报警威胁,祈求宽恕的言论层出不穷,当然,也不缺一些内心黑暗或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br][br]  弹幕:[br][br]  「我曹,死变态!快放了我家主播,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等等,你刚才干了什么?这是强奸,你自首还来得及」「求求你放过我家雪雪吧。」「嘿嘿,那女的奶子真大啊……这哥们值了……」「欸,那个人死了吗?」「被干的时候一动不动,现在小穴都合不上了,肯定是死了啊!」「快报警!!!」「……」[br][br]  「奶奶的,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开直播呢。」看着被刷屏的QQ消息,张豪嘴角微翘,这样万众瞩目的感觉让他很享受,趁着兴致正高张豪继续发送消息:「好了,现在主播的闺蜜已经给大家展示过了,你们还有什么想看的节目,我满足你们……哈哈哈哈……张豪模仿着暗网里直播的那些情节摆弄这个可怜女孩的尸体,把她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毫无隐私的展示出来,如果这个女孩还活着,一定会羞愤的气死过去吧,不过现在这个叫叶思的女孩已经死去了,只能乖乖的配合张豪在镜头里被摆成各种猥亵的姿势供陌生人观赏……4. 被爆菊的萝莉[br][br]  「嘿嘿,今天的节目还不错吧,如果喜欢可以发个红包……过会还有更刺激的节目等着你们……」张豪笑道。别说,除了各种谴责愤怒的弹幕外还真有人发了红包,红包数量还不少,不过很快便被其他消息给刷过去了。[br][br]  「哈哈……看样子有些人还是很诚实的嘛……」这下可把张豪乐坏了,他把手机绑在头顶,摄像头对准在餐布上躺着的女孩,一双大手在女孩乳房上又揉又抓,雪白柔软的乳肉在张豪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感受着少女乳房的柔软,张豪不禁飘飘然起来:「我,是属于黑暗势力的审判者,自当满足各位向往黑暗的臣民的要求,我们……」[br][br]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