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的公交车经历
2019年8月21日
自从丈夫得了肝癌逝世后,有一段时间,我真是沮丧极了,生活也过得空虚[br]寂寞而毫无生气。但是为了要照顾寡居多年的婆婆,以及一双儿女,也只好强打[br]起精神,支撑这个家,不能让它倒塌下来。幸好丈夫遗留下的财产及房屋,尚够[br]我婆媳子女温饱下半生啦![br]  我的一双儿女,长女就读高中二年级,儿子也读国中三年级,还算是乖巧听[br]话,功课也不错,不太让我操心。[br]  白天由于忙著做家务事,晚饭后和婆婆儿女们闲话家常,或是听听儿子和女[br]儿讲叙在学校中所发生的一些点点滴滴,不关紧要的事情外,再看看电视,也迷[br]迷糊糊的把一天的时间打发过去了。[br]  但是每到更深人静的夜晚,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在午夜梦醒后,看那月夜良[br]宵,而自己则帷空衾寒,孤枕失眠,又哪里能够使我无动于衷呢?[br]  何况我今年刚好是四十不惑之年的年华,以妇人的性欲上来说,正是如狼似[br]虎,如饥如渴,凶狠贪婪的年龄。而且身体又健康,长得又丰腴成熟,又无病无[br]痛,每晚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内心觉得有一股强烈的欲望,愈来愈使我无法压[br]抑和控制了。[br]  有时在朦胧的睡梦中,会产生一种丈夫就睡在我的身边一样,两人一丝不挂[br]的做爱,恍恍惚惚,如梦似幻,似真似假,直透心坎。但是,一觉醒来,梦境成 [br][br]空,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只感到浑身酸软无力,下体一片湿润。[br][br][br]  回想梦中的情形,使我柔肠寸断,珠泪暗垂,在这种无可奈何,忍无可忍的[br]情形下,只好藉著自慰,暂时解决那不满足的「满足」。[br]  但手指毕竟是又细又短,既不能止饥,又无法解渴,那种痛苦的情形,实非[br]局外人所能了解的,这也是所有失去了另一半变成寡妇者,才能深知而体验到这[br]份痛苦和同感。[br]  自慰虽然是人类的本能行为,男女老少都会,但是,事后我总觉得独自一人[br]在暗中做这件事,未免太悲哀了。假如我的丈夫仍然活在世上,我就可以从丈夫[br]身上那条粗硕的阳具上得到无限的欢乐与快感。[br]  因此,我才会时常幻想著丈夫的那条粗壮、硕大的鸡巴,插在我私处的最深[br]处,拼命的冲刺、抽插、撞击,最好是能把我的阴户捣烂、搞破、插穿,才能消[br]渴止痒,充饥补寒。[br]  如果我不自慰的话,那积压在心中的欲火,就会使我浑身好似火烧般,彻夜[br]难以安眠,虽然以手指来自慰,并不能满足生理上的欲望,而且也是相当令人害[br]臊和可悲的事,然而,我总是把自己的手指,幻想成男人那条粗长硕大的鸡巴,[br]插在我那湿淋淋、空洞洞的肉洞中……来聊以自慰。 [br][br]  有时候欲火烧得我实在难以忍受时,真想跑到街上,不管是老是少,不管是[br]俊是丑,不管他是干哪一行业的,只要是男人就行了,谁都无所谓,只要他的大[br]肉棒能给我强烈的刺激、肉欲的满足就行了。[br]  日复一日,生活就在如此平凡中渡过去了,转瞬之间,丈夫去世已届周年,[br]全家忙著为他做周年忌奠,以敬追思。[br]  一年了,我可以说是两年没有享受到鱼水之欢了,丈夫自得了肝癌,从住院[br]治疗,共十个多月就逝世了。[br]  当时我虽然常常有性欲上的需要,但是心中担忧丈夫的病况,比需要性的慰[br]藉来得强;所以使心中的欲焰自然而然的减弱,紧跟著丈夫的去世,难免不使我[br]悲痛沮丧了好长的一段时日。[br]  屈指算来,岂不是快两年没有异性的抚慰啦?!想想真是可怜,已有两年不[br]知「肉」味矣。使我积压在体内,那过剩的精力与情欲,真不知要如何去宣泄才[br]好。[br]  我再也不甘心独守空闺,过著那种冷冷清清,寂寞难挨的岁月,而虚度一生[br]下去啦![br]  有道是:「死了死了,一了百了」我也为丈夫守寡快两年了,也对得起他,[br]我总不能为他一直使我受尽性欲苦闷的煎熬, 入痛苦地深渊中,不去享乐啊![br]那么,活下去有什么意义呢?[br]  再说我也不老,容貌也美好,才四十刚出头,男人常常说道:「女人四十一 [br]枝花」,尤其体态丰满而性感,生理心理已臻成熟,好似一朵盛开的鲜花,人人[br]都想攀摘到手,放在温室中供养赏玩,真是是赏心悦目,其乐无穷。[br]  我在也忍受不下去了,下定决心要「猎取」男人为我解除性苦闷,我心中理[br]想的目标,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br]  因为我并不是要找对象再嫁,不必找那些中年以上的单身男人,目的为了肉[br]欲上的满足,当然要找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啦!他们都是一些「初生之犊不畏虎」[br]的勇士,玩得起才够刺激,才够劲,才过瘾,最多是在他们身上花些小钱,就能[br]得到极大的乐趣。[br]  于是,我先去租一层公寓,作为战场之用,然后了「猎取」行动,我第[br]一个想到的是,在公共场所最容易得手。[br]  台北市人口众多,交通挤迫,男男女女在公众场所,挨肩擦背,是无可奈何[br]的,尤其在公共汽车上,拥挤碰撞的情形,更是十分普遍而平常的事情啦!因此[br]色情狂的男人骚扰妇女的事件是经常发生的。[br]  尤其是年轻的男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下体只要紧贴著女性丰满的臀部,[br]便禁不住硬挺高翘,昂首吐舌,而想入非非了。[br]  我就是看准这一点,才选在公共汽车上「猎取」小男生及小伙子,尤其是傍[br]晚下班和放学的时候,人最多也最拥挤。[br]  现在正是夏季,我戴了一副黑色半杯型乳罩,穿了一条黑色薄纱的T字三角 [br]裤,外面穿一件浅黄色露胸的洋装,身上轻洒了高级的香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br]出门去。[br]  随便坐上一辆公车,车行数站后,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十分拥挤,忽然我觉[br]得屁股后面,有一条硬梆梆、热辣辣的东西顶著。它并不是在我裙子外面顶著,[br]而是掀开了我的裙摆,顶在我的薄纱T字三角裤上。[br] [br] 还有一只手也伸到裙子里面,抚摸著我那肥大的屁股,我也被他揉摸及顶撞[br]得全身酥麻酸痒不已,桃源洞中的淫水潺潺而出。[br]  我不动声色,反手一握,果然抓到了一条浑身发烫、粗长硕大像铁棒似的大[br]鸡巴,真被它吓了一跳,但是我用手温柔地抚弄它,并且回头向它的主人翁妩媚[br]的一笑,顺便看看它的主人是何许人物,竟敢在公共场所,举枪露械,而大胆的[br]调戏妇女。[br]  一看之下使我的芳心又惊又喜,喜的原来他是一个高大雄伟而英挺的高中学[br]生。惊的是他的胆子真够大,竟敢在公车上对我这个都可以做他妈妈的女人,露[br]械调戏,肉帛相见,他真可说是「色胆包天」啦![br]  他见我对他妩媚的一笑,并无怒意,使他受宠若惊,也回了我一个微笑,又[br]欢喜又陶醉的样子,胸膛紧紧贴在我的背脊上,尽情享受。[br]  我用手替它又摸又揉、又套又弄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住了,暗中把三角裤裤 [br]裆用力拉到一边,弓起肥臀,用手握住他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小肥穴,再用手一[br]带,他也懂我的心意,屁股用力一挺,整条大鸡巴齐根而没。[br]  「啊!」两年啦!久别两年的大鸡巴,今晚终于俅纬⒌搅耍沂窃谝桓?[br]小男生身上尝到了,并且还在这辆近六、七十人左右行驶的公共汽车上,暗中在[br]进行。[br]  「哇!我的妈呀!」我心中不禁在想,刚刚还在吃惊这个小男生的「色胆包[br]天」胆大妄为,想不到自己现在比他更大胆、更妄为,要是被其他乘客看见,不[br]知后果如何?[br]  这个小男生的大鸡巴,不但粗长硕大,尤其那个龟头,就像三、四岁小孩的[br]拳头一般大。[br]  我因为太久没有接触男人的大鸡巴了,当他随著车行时的癫颇和震动,再猛[br]力的抽送碰撞时,使我身不由己地拼命摇摆著肥臀去迎凑他。每次他用力一撞,[br]我就浑身发抖,尤其是子宫口被他的大龟头,碰撞摩擦得舒服透顶,要不是在公[br]车上的话,我一定会淫声浪叫起来啦![br]  这真是一幕既新奇又刺激,大胆而紧张,美妙又绝伦地,别开生面的性爱旅[br]程,真真实实性爱旅程。[br]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时间,因为……我被这个「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小男[br]生,那股勇猛刚劲的冲刺,刺得已经是骨酥筋软,晕头转向,而欲仙欲死啦!哪 [br][br]里还知道时间和其他的呢?[br]  突然间,小男生的大鸡巴在我的小肥穴中暴胀,我知道他要达到颠峰了。果[br]然,他拼命一连几个冲刺,一泄如注了。[br]  「啊!好美!」我被他那又烫又浓的阳精,射得我魂魄都快要出窍了,真是[br]美死了。[br]  「唉!」两年了!久违的两年啦!那七百多个不算短而又空虚苦闷的日子,[br]那七百多个不算短,而使我孤衾独眠,饥渴难挨的夜晚,使我这朵将要枯萎的鲜[br]花,今天总算得到了甘霖的灌溉和滋润,使它慢慢的又迎向了朝阳,而复活重生[br]了。[br]  这是我活到四十一岁,第一次遭遇到的奇妙之性爱事件。[br]一方面是我曾经看过很过日本进口的录影,带其中剧情也有是在地下铁中,[br]在上、下班大多拥挤的时候,而今类似的情形,今天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另一[br]方面是我出来「猎取」男人替我解决饥渴的。[br]  一来:他的仪表及体型都不错。[br]  二来:他虽然是个十八、九岁的小男生,但是他的鸡巴粗长硕大,当我用手[br]摸弄时,是又坚硬、又滚烫,就知道是一条好「鸡巴」。[br]  三来:想不到他真是色胆包天,不顾车上的乘客,硬往我的桃源洞猛上,因[br]为他的仪表和体型以及下面的武器都很吸引人,再加上我也想印证一下,那些录[br]影带里面的剧情是真的,还是捏造的,基于种种心理的关系,因此才会演出在公 [br][br]车上的那一幕,既不可思议,而又大胆荒唐的「性交之旅」的闹剧来。[br]  不觉之间公车已到终点站了,我俩方才如梦初醒,急忙暗中一边整理衣裙,[br]一边下车,举目一看终点站牌,原来是到了「木栅」啦!难怪车子行驶了将近一[br]个小时。[br]  我怕他要离开我而去,便紧紧拉著他的手,等乘客都走光了,才急忙的问他[br]说:「小弟!你家住在木栅吗?」[br]  「是的,阿姨!」他有点胆怯的说。[br]  「你晚一点回家,你爸爸妈妈不会骂你吗?」[br]  「不会的,我有时还住在同学家里,我爸爸也知道,他不会骂我的。」[br]  「那你妈妈呢?她也不管你吗?」[br]  「我妈妈在我一岁多的时侯,就病死了。」[br]  「喔!那我们先找一家餐厅去吃晚饭,我有话问你。」[br]  「阿姨!是不是刚才……」[br]  他毕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男生,竟敢在公车上亢奋冲动时,色胆包天而[br]不顾一切的乱找目标去发泄。[br]  「小弟!你别怕!刚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阿姨不会怪你的,阿姨很喜欢[br]你,所以有很多话要问你,你喜不喜欢阿姨呢?」[br]  「我当然喜欢阿姨呢!不然的话,公车上那么多的女人,我为什么偏偏找上[br]阿姨你呢!」[br]  我俩边走边谈。[br]  「奇怪啦!阿姨都快成小老太婆了,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呢?」 [br][br]  「在台北站上车的时候,我看见阿姨的年纪虽然大一点,但是你的面貌却很[br]艳丽娇媚,肌肤又光滑白嫩,尤其你那两颗肥大丰满的乳房真迷人,再看你的臀[br]部,又肥又厚、又圆又大,更使我发狂。[br]  所以上车后,我始终站在你的后面,享受你那肥臀碰触我大龟头的滋味,想[br]不到阿姨竟然如此慷慨大方,让我进入你的桃源洞里面去,真个销魂,像阿姨这[br]样知情趣的女人,我怎么会不喜欢呢?」[br]  「你还说哩!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万一我要是叫起来,你怎么办呢?或是报[br]警把你抓去你,又怎么办呢?」[br]  「阿姨!这没问题,女人大多数都是害羞和怕事,最多忍耐个十分钟,就下[br]车了,万一你叫起来,我也不怕被J……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