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机票
2019年8月17日
「铃~~铃~~」电话响起。[br][br]  「喂~~」由于是下午午睡时间,我接起电话有点生气。小姐您好,我们是台X银行信用卡部的优良合作厂商,可以打扰妳两分钟吗?」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br][br]  「什么事?」我用有点不耐烦的语气回他。[br][br]  「是的,我的员工代号00158,敝姓刘,叫刘明强。」「嗯!」我依旧有点敷衍的语气回他。[br][br]  「是这样的,由于您是信用卡的优良客户,所以我们有一个送免费机票的活动,想要邀请妳来参加。」「免费机票?」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br][br]  「是的,由于您是五十位优质客户其中之一,所以我们赠送台北、首尔来回机票一张,但是您必须亲自来公司领取。」「不能用寄的吗?」我有点怀疑的问他。[br][br]  「是这样的,因为机票有些使用上的规定,您必须来公司签下使用规则同意书,我们才能将机票给您,这是公司的规定,请您见谅!」「这样啊!那要到哪边领取?」我有点心动的问。[br][br]  「是的!台中的话,是到中港路一段XX号的X邦世纪大楼15楼,我们公司是寰X渡假联盟。」年轻男子细心的解说。[br][br]  「喔!我考虑一下。」虽然我有点心动,但是我还是有点怀疑。[br][br]  「是的,由于领取期限只有五天,如果您有需要的话,必须现在决定,不然的话,我们会把机会给备取的客户。」「是喔?那我要好了。」听到男子的说明,我立刻决定要将机票领回来。[br][br]  「是的,那请您跟我核对一下基本资料……」[br][br]  接着男子跟我核对了基本资料之后,就跟我约定了时间,由于明伟在外地出差,所以我就跟他约了两天后下午二点的时间。[br][br]  两天后,我依约来到中港路的这个大楼,到了15楼,看到门口挂着斗大的「寰X渡假联盟台中分公司」的招牌,望向里面,入口处很气派,看起来不像是骗人的,所以就推门进去。[br][br]  柜檯是一位年轻的小弟,看起来很斯文,像是来打工的大学生,不过穿着西装,看起来有点不搭。[br][br]  「你好,我有预约,请问刘明强先生在吗?」我客气问道。[br][br]  「是的,您请进,刘先生已经在等您了。」小弟也热情地回应我,并带我走向会客室。[br][br]  「您好!您好!美美小姐您好,请坐~~请坐~~」到了会客室,刘明强已经在里面等我了,而且还热情地招呼我。[br][br]  「美美小姐,没想到您三十多岁了,看起来像是才二十多岁,保养得真好,妳先生一定很爱妳了。请问您喝茶还是咖啡?」「咖啡好了。」当我坐下来之后,仔细看了一下四周,这个会客室的装潢很像是KTV的包厢,而且比X柜的包厢还高档,除了有洗手间外,还有小吧台,真是一应俱全。[br][br]  这让我有点放松,因为我也很喜欢唱歌,到了这种包厢,感觉就像出来唱歌。[br][br]  虽然刘明强长得很业务,不过身高大约有180公分,虽然业务口吻很重,不过还不至于让人讨厌,尤其一见面就夸我年轻,女人嘛,这是很受用的,虽然我跟明伟结婚十五年了,我也36岁了,不过见过我的人,都看不出我的实际年龄,虽然有一点小肉,不过是在很标准的范围,尤其到传统市场买菜,摊贩男老板总是会给我多一点,要是再穿个爆乳装,常常送我的肉比买的肉还多。[br][br]  「美美小姐,是这样的,由于这个机票是免费的,所以公司有规定,出发日不能是星期五或星期六;另外公司规定,您要花两个半小时来认识本公司的业务内容,所以如果顺利,您四点半就可以领到机票。」刘明强解释着内容。[br][br]  「要这么久喔?我本来以为来签个名就好了。」我回答他。[br][br]  「美美小姐,因为机票价值将近万元,所以这样的规定也是值得的。」他继续解释。[br][br]  「好吧!」虽然我有点小生气,不过来都来了,也只能这样了。[br][br]  接下来刘先生就开始介绍他们公司,原来他们公司是分时渡假的型态,也就是花三十万买一些世界各国的渡假中心持分,当你想要去某个国家渡假的时候,只要花机票钱,住宿就不用钱了;这听起来还满诱人的,虽然我跟明伟常常出国渡假,不过三十万也是一笔数目,这我可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我一直有点推辞。[br][br]  不过刘先生在游说我的过程,还请出了陈经理跟王副总,三个人围着我不断的说着这种分时渡假的好处,还说只要今天刷卡购买,就再加送一张峇里岛的来回机票一张,而且马上住峇里岛的VILLA不用钱,等于连韩国机票当场赚五万。[br][br]  不过三十万还是一笔钱,虽然有点动心,不过我还是要问明伟,所以我跟他们说要问我老公的意思,他们却一直怂恿说买到赚到,不如先买了给老公一个惊喜。[br][br]  不过我还是藉口上洗手间想打电话给明伟,结果电话不通,大概明伟是在开会中,这让我很犹豫,所以我打算直接拒绝他们,等跟明伟联络上再决定。[br][br]  从洗手间出来,只见他们三人窃窃私语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做业务的男人眼光都很犀利,当我回到会客室时,他们三个人的眼光同时扫向我,这让我很不好意思。[br][br]  「不好意思,因为我没联络到我老公,所以今天没办法决定。」我把实情告诉他们。[br][br]  「哎呀!美美小姐,没关系的,总要让妳考虑清楚才买,不然我们不就是黑店了。」王副总这么回我,看来他们是有点放弃了。[br][br]  「美美小姐,妳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好,老公一定很疼妳喔!」陈经理也把话题岔开的答腔。[br][br]  不过他说「疼」妳的时候,语气特别加重,这让我瞬间红了脸,不知到该怎么回他,因为业务员总是爱说一些双关语,如果明伟在场我大概还不会害羞,不过现在是我自己面对三个长得不算差的业务,这让我不知所措。[br][br]  「那是一定的囉!要是妳是我老婆,我一定天天捨不得下床上班。」刘明强也搭上了腔,还说得更露骨。[br][br]  「你们别开我玩笑了。」我真的羞红了脸,小声回答。[br][br]  「我们才不开玩笑,我们说的是真的。」王副总又说了话。[br][br]  「美美小姐,不然妳就慢慢考虑,我们不勉强妳。」陈经理野又搭了腔。[br][br]  就在我思考要怎么提出告辞的理由时,刘明强居然从吧台拿出了红酒、冰块及一些零嘴,并且摆满了桌面。[br][br]  「不如这样子,现在才四点,我们唱唱歌好了,唱半个小时就好,待会让美美小姐先领机票回家,改天再联络她,到时候她有意愿买再说。我们做生意一定要光明正大,是不是?」王副总说了一套。[br][br]  虽然我已经想走了,不过王副总说等一下要让我领机票,这让我又决定坐下来,而且现在是大白天,又只唱半个小时而已,应该没什么关系。[br][br]  「是啊!是啊!能跟美女唱半个小时,我也心满意足了。」刘明强边倒酒边搭腔。[br][br]  「唉呦!你们别一直夸我,这样我会骄傲的。」我也说出了女人内心的骄傲感。[br][br]  「不骄傲!不骄傲!妳当之无愧!来~~我敬妳。」刘明强说完,拿起酒杯敬我,而我也接过酒杯喝了一口。[br][br]  「好甜呀,这是什么酒啊?」我喝了一口后,发现这个酒很好喝,甜甜的果香非常顺口,不自觉又喝了一口。[br][br]  「这是日本伊豆温泉附近出的红酒,那里也有我们的渡假村喔!这是上次我们公司旅游,老板带回来的,好喝的话,妳多喝一点,喝不够还可以打包喔!嗬嗬~~」王副总嗬嗬的回答。[br][br]  说实在的,这种红酒确实好喝,虽然我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因为太好喝,不知不觉我已经喝了不少,他们三个人也轮流唱起了歌,现场的气氛就像在唱KTV,这让我松下了心防,跟着他们一起High了起来。[br][br]  席间,我还轮流跟他们玩起了「棒打老虎鸡吃虫」、「五十十五」,不过越玩喝越多,喝到我已经半醉了,整个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好舒服,而他们三个人也轮流开黄腔,逗得我嗬嗬的大笑,在玩「乌龟乌龟翘」的时候,陈经理还学起麦可杰克森挺起下体,真是笑死我了。[br][br]  就在大家喝得很痛快时,刘明强突然提议玩猜颜色的游戏,就是有一个摸彩箱,里面有各种颜色的球,如果现在摸出红色的球,大家就猜拳,如果最输的人刚好内裤是红色的,就要把公杯里的红酒喝光。[br][br]  大家都附和说好,不过我虽然喝得半醉,但是看内裤颜色我可是吃亏,这我可是清楚的。[br][br]  「我不玩,这样我不就被你们看光了?」我笑着提出异议。[br][br]  「哪有吃亏,妳不是也看我们的内裤,这样扯平呀!」刘明强回我。[br][br]  「你少来,你们脱光我也不想看,哼!想骗我。」「不然这样,我们三个猜拳,赢的人就跟妳到厕所,而且妳只要把内裤的边缘拉出来一点让公证人看,这样就好了,妳也没吃亏,大家也没看到。」陈经理提出玩法。[br][br]  「这样喔~~」我还在思考他的逻辑。[br][br]  没等我反应好,他们就开始玩了,而我也煳里煳涂跟着摸球猜拳,好险我一开始都是猜赢,第一个输的是王副总,摸出白色的球,他猜输后,居然将西装裤一脱,露出了紧身的白色四角裤,这让我羞红了脸。因为白色内裤非常贴身,而他内裤里浮出一根饱满肉棒的模子,而且低腰的内裤,让他的龟头似乎随时想要出来透透气。[br][br]  我虽然口里嚷着:「好低级喔!」不过酒精在我体内运行着,三不五时我还是偷偷瞄向王副总的下体,每看一次,就觉得好像下体有分泌什么隐隐约约的快感。[br][br]  再来刘明强也脱了,他更下流,居然穿红色丁字裤,整个前方就是一根棒子被遮住而已,后面露出两颗浑圆的屁股,还跑到桌前背对大家摇摆,真是滑稽,而且他的棒子似乎很长,不时都可以看到龟头从裤头冒出来。[br][br]  终于,我猜输了,不过摸出的是灰色的球,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今天是穿黑色的内衣裤,至少我不用喝一大杯公杯,不过我得让他们检查,于是他们三个猜拳,结果是王副总猜赢。[br][br]  「走吧!我们到厕所『检查』吧!」王副总加重了「检查」的口气。[br][br]  这句挑逗的说词让我心里抖了一个颤,不过是有点飘飘的颤,而且还有点舒服,而且我感到下体已经湿润了。[br][br]  我昏沉沉的被王副总拉进了厕所,还交代他要上锁,因为被一个人看就很羞了,我可不想被三个人同时看到。[br][br]  今天我穿了一件黑色的及膝的百叶皱褶裙,上衣是一件白色西装外套,西装里面是一件短腰身(到臀部)的银白色衬裙,这让我很伤脑筋,因为要拉出内裤头给王副总看的话,必须先把银白色衬裙拉出来,然后再从百摺裙的裙头伸进去拉内裤,这个过程有点复杂。[br][br]  不过我还是把内裤头拉了出来,就在我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我发现王副总的眼珠似乎要爆了出来,呼吸也是大口大口的。[br][br]  「宾果!是灰色的。」王副总小声的说。[br][br]  「乱讲,明明是黑色的。」我没好气的回答。[br][br]  由于厕所内的灯光是黄光,而且大家都喝得茫茫的,所以王副总居然把黑色看成灰色,真不知到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看错。[br][br]  「我看是灰色的啊!不然妳把裙子掀起来,我看看是不是黑色的!」「你想得美,我这就是黑色的。」我又再次跟他确认。[br][br]  「不对,是灰色的,如果妳不掀起来看,那妳出去就要喝公杯。」王副总一本正经的回答。[br][br]  我想到那一大杯,足足有半瓶酒,这下我有点慌了,所以就慌张答应他掀起裙子让他看,免得他硬说是灰色的;不过就在掀起裙子的那一剎那我后悔了,因为我今天穿的内衣内裤是法国进口的,法国的内衣设计几乎都是无钢丝而且是透明的,当然内裤也是透明的,这一掀让王副总看傻了,因为我的阴毛根本就清清楚楚的透过内裤让他一览无遗,这还不打紧,连微湿的阴唇都被他看见了。[br][br]  「妳看,是灰色的吧!」王副总吞了口水说道。[br][br]  我想大概是内裤太透明了,所以明明是黑色会让人误以为是灰色,虽然我极力辩解,不过他依旧咬定是灰色。[br][br]  「真是说不过你,这是材质的关系,明明是黑色的。」「是吗?不然妳把它脱下来,我把它揉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判断是什么颜色了。」为了证明是黑色的,我一赌气就把内裤脱了下来,不过上面沾了我的淫水,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把内裤交给他;不过王副总却一把抢过去,并且将内裤揉在一起仔细端详。[br][br]  「美美,我还是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不然我把内裤丢出去让他们两个评断,如果他们说是黑色的,妳就赢了。」「好啊!」到了这个节骨眼,我也豁出去了,赌气地答应他。[br][br]  于是他把内裤从门缝塞出去,让外面的两个人评断,而厕所内就剩下没穿内裤的我和内裤里挺着大肉棒的王副总,这时我才惊觉场面很尴尬。[br][br]  此时我是将马桶盖放下坐在上面,而王副总刚刚是跪在地上将内裤从门缝底下塞出去,当他转过身时,他的脸距离我的下体非常近,我的下体几乎可以感觉他呼吸的气流,这种尴尬的姿势让我不知如何是好。[br][br]  大约静默了十秒,王副总突然用头将我合併的双膝分开,就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一个湿呼呼的舌头已经在我的阴唇上舔弄,虽然很舒服,不过我还是推着他的头,想将他推开。[br][br]  可是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推不动,又或是我有点不想推动,因为他舔得我整个人飘飘然的,淫水也一股一股的流出来。[br][br]  「嗯~~」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推他头的手也变的毫无力气,甚至有点抱住他的头。[br][br]  王副总也舔得很卖力,「滋~~滋~~」淫荡声传来,这让我更是兴奋,整个小穴不断地流出淫水,腰部也不停地左右扭动。[br][br]  「嗯~~嗯~~你别舔~~舔~~呀~~」我虽然已经受不了的摆动下体,但是潜意识还是叫他别舔。[br][br]  「嗯,好淫荡的水啊!妳虽然是熟女,可是妳下面很香呀!滋~~滋~~」王副总不理会我,继续舔得津津有味。[br][br]  王副总边舔双手还不安份,此时的我,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放在马桶水箱盖上,银白色的衬裙也从香肩被拉下至腹部,裙襬也被往上推至腹部,黑色的透明胸罩由于没有钢丝,也被整个往下拉,就在我两颗34C白嫩的乳房下缘绷着,我的背部此时已经靠着水箱,两只脚就跨在王副总的肩上,两颗嫩白的乳房就被他两只手握着揉着。[br][br]  我现在的模样要是被明伟看到,他不知道会生多大的气,一个衣衫不整的太太坐在陌生的马桶盖上喘息呻吟,还被陌生的双手揉着奶子,穴里翻搅的也是陌生的舌头,但是一阵阵的快感已经蔓延全身,随着酒精似乎流窜更加快速,我已经醉了,我似乎在半梦半醒之间流出更多的爱液。[br][br]  不知何时,王副总也将内裤脱了下来,我只记得看到一跳一跳的大肉棒在我眼前晃动三秒钟,就塞进了我的嘴里,平时我是不喜欢口交的,但是今天似乎喝多了,内心的狂野感被酒精撩起,我也不自觉地舔弄起来,而王副总的手也在狂乱的摸我的小穴,我只感觉到阵阵的酥麻从小穴深处传出。[br][br]  「嗯……嗯……」我不断地呻吟着。[br][br]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我好想要充实一下我空虚下体,虽然是陌生的地方加上陌生的人,但是穴里的酥麻感配上酒精的晕眩感,我已经疯了,我只想快点登上高峰,享受一下高潮的滋味。[br][br]  王副总似乎也看穿了我的心思,他把我扶起来,然后自己坐在马桶上,让我背对着他,就这样我好像是自己扶着他的大肉棒坐下去,然后吞没了他的阴茎。[br][br]  「噢~~噢~~」当大肉棒深入我小穴的时候,我发出了舒畅的呻吟。[br][br]  「嗯……嗯……」王副总扶着我的腰,而我也自己疯狂地上下套弄。[br][br]  就在我享受着穴里的充实快感的时候,厕所门突然被打开了,我只见到两个上身仍然穿着衬衫的男人进来,下身却又是另外两根挺动着的肉棒,而且厕所非常的小,他们两个进来后,我只感觉到我似乎已经被三个肉慾薰心的肉体团团包围住。[br][br]  不过我没空理他们,因为我已经快要高潮了,我只是不断地加速我上下的臀部,然后不断地呻吟,不过我感觉到又有一根肉棒塞进我嘴里,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抓着那根就开始吸吮起来。我感觉到有一个软滑的舌头在舔我的奶头,真是太刺激了,下体的快感即将爆发,奶头又有蚂蚁爬上的感觉,两股刺激快感即将会合。[br][br]  「啊~~」我发出一声长吼,我高潮了。[br][br]  「啊~~喔~~好舒服~~」我舒服的说着。[br][br]  虽然我已经高潮了,不过王副总仍然扶着我的腰死命地上下移动,这让我的高潮不断地来,而且我感觉到穴里的肉棒越来越粗。[br][br]  「嗯……」王副总发出了闷哼声,我知道他要射了,而且就即将满满的灌入我的嫩穴之中。[br][br]  突然间,王副总停止了动作,我感觉到阴道内壁被撑开了好几下,一股股热精就这样喷上的我的花心,而我的花心似乎也配合着热精,紧紧的缩了几下,而且也喷出阵阵阴精,我的身体也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br][br]  就在我还沉浸在抽搐中的快感时,刘明强将我拉了起来,并且将我的身体转向,此时我是面对着王副总的,王副总似乎知道刘明强的用意,将我的两只手往下拉,于是我变成弯腰的姿势背对厕所门;不是,是背对着两只硬梆梆的肉棒。[br][br]  突然间不知道是谁的肉棒,顺着我湿滑的穴口挺进我的小穴,并且一进来就开始疯狂抽送,而王副总也死命的捏着我的两个奶子。[br][br]  「喔~~喔~~喔~~喔~~」我顺着抽送的频率规则地呻吟。[br][br]  「舒服吗?小美人,舒服要跟我说喔!」这时背后传来刘明强的声音,我才知道狠插我的小穴的是他。[br][br]  「嗯……好舒服~~好舒服~~」我舒服的回他。[br][br]  背后式的干法本来就很刺激,此时更刺激的是前面有一个男人抓着你两颗奶子猛揉,后面的男根似乎不会中止地疯狂抽送,这是跟一个男人做爱时没有办法达到的境界,我的高潮根本还没有退去,另一波高潮又被挑起,而且比刚才更激烈。[br][br]  「美美,妳叫我老公,我会更用力。」刘明强边干边说。[br][br]  「老公~~好舒服~~老公~~老公~~」[br][br]  我根本已经疯狂了,完全顾不得后面干我的是不是明伟,飘上天的酥麻让我已经开始乱喊,这时候你叫我喊什么,我应该都不会拒绝,而且会喊得更卖力,因为那种高潮快感,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br][br]  「老公~~好舒服~~老公~~老公~~」[br][br]  「老公~~好舒服~~老公~~好舒服~~」[br][br]  「好老公~~好舒服~~好舒服~~好老公~~用力一点!」我一直喊着老公好舒服,后面的刘明强也越插越卖力。我知道这样喊叫,男人是会受不了的,而我的蜜穴也会受到更加的宠爱与卖力的冲刺,肉棒不断地进出,我也感觉到我的阴唇随着阴茎内外翻动,那种感觉真是舒服,而我的两双大腿根部也早已湿了一大片,甚至有些淫水还滑到了小腿。[br][br]  「嗯……嗯……好舒服啊!老公~~」[br][br]  我在王副总的面前疯狂地喊着,而王副总也被我感染了淫荡的气氛,一张满是酒气的嘴也盖上了我的嘴,并且伸出舌头与我交缠着;陈经理也在我的旁边自己套弄着肉棒,这个画面真是让人不敢想像的淫秽。[br][br]  「嗯……哼……哼……」由于王副总的舌头和我的交缠着,以至于我只能闷哼的呻吟。[br][br]  后面的刘明强依旧强力抽送,不知道有几百几千下了,我的子宫似乎已经收缩了N次,舒服的几乎要昏过去。[br][br]  「吼~~」刘明强发出了低吼声。[br][br]  我感到穴壁又被膨胀感充实,而起是一跳一跳的,刘明强也射了,而且量好多好多,我的花心感到有不停的热浪洒上,每隔半秒就来一次,一直持续了十来次,年轻真是本钱,那个热浪喷得我舒服极了,小穴也用痉挛回应他的肉棒。[br][br]  「啊……真舒服~~姐姐的小穴还会夹人。」刘明强舒服的喊着。[br][br]  我已经几乎要瘫死了,数不尽的高潮接踵而来,全身已经毫无力气,当刘明强将肉棒抽出时,我又痉挛了几下,几乎要翻白眼了。[br][br]  不过我知道还有一根肉棒在等待着,虽然我已经几乎没了知觉,但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果然,王副总将我翻身抱起,而陈经理就接手用双手撑抱住我的臀部,刘明强也帮忙要我把双手勾在陈经理的脖子上,陈经理就这样用前抱式的方法开始干我。[br][br]  如果有试过这种姿势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姿势对阴蒂的刺激是很大的,由于刚才的高潮都是阴道高潮,所以当陈经理开始干我时,我的阴蒂被他的阴毛磨擦着,那种又麻又痒的感觉,又从阴蒂慢慢扩散出来。[br][br]  陈经理将肉棒插入后,并不急着抽动,而是缓缓地磨擦,我想他应该是高手吧,这样子磨擦,有几个女人受的了,而且穴里面还有一根充实的棒子在脉动。[br][br]  「嗯……嗯……陈经理~~你这样磨我受不了啊!」我发出讨饶的呻吟。[br][br]  「美美,刚才我们猜拳,我猜输了,只好最后一个干妳。妳知道我忍多久了吗?我要慢慢地品嚐妳。」陈经理笑着回我。[br][br]  「猜拳?你们什么……嗯~~什么时候猜拳,嗯……我怎么不知道?」「嘿嘿!就是妳第一次去上厕所的时候呀!」陈经理淫笑的回我。[br][br]  「喔~~原来你们早就设计好了,嗯……嗯……别磨呀!」原来他们三个色狼早就串通好了,而我却为了一张机票掉入陷阱,都怪自己的酒量不好,才会演出这么淫荡的A片剧情。此时心理闪过明伟的画面,让我有点羞愧,但是刚才也已经高潮了那么多次,能怎么办呢?心想千万不要被明伟知道就好了。[br][br]  就在我思绪漂移的同时,陈经理抱着我走出厕所,又走出会客室,一直走到一大片落地窗的旁边。[br][br]  「不要啊~~外面有人!」他一边走,我一边叫着。[br][br]  「嘿嘿!放心啦!公司就我们三个人,妳好好享受吧!」此时陈经理用前抱式开始对我的嫩穴抽送,而我的小穴早已忍不住酥麻开始配合着舒服的活塞运动,阴蒂也因为被陈经理的耻骨和阴毛磨擦得成为一颗饱满的小豆子,真是舒服极了。[br][br]  「嘿嘿!妳往下看看中港路!好多人啊!」陈经理边干边要我看窗外。[br][br]  喔!这种刺激真是难以形容,明伟也常常要我在窗边这样被干,此时我又想起在谷关温泉饭店及许多汽车旅馆的情节,在透明窗前对着路人做爱,当那种羞辱感转化为快感时,高潮总是来得又快又猛。[br][br]  「啊~~啊~~啊~~」我配合着肉棒的抽送喊着。[br][br]  「舒服吧?小美人~~」陈经理故意问我。[br][br]  「嗯……嗯……」我用羞涩的闷哼回他。[br][br]  「嗯……嗯……是什么?要说好舒服!」[br][br]  「嗯……好舒服~~」我羞愧的说着。[br][br]  「这才乖呀!来,我们换个姿势!」[br][br]  陈经理说完,就将我放下,并将我转向面对大落地窗,而且从后面把我的双手举高扶着玻璃,并将我的身体推向落地窗,此时我两颗白皙的奶子就这样贴着玻璃暴露在中港路旁的大楼上,窗外的车子行人来来往往,而陈经理的肉棒也从后面塞进嫩穴开始进进出出……「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好舒服~~」我又开始疯狂地喊着。[br][br]  这次真的是羞死了,因为之前的窗前做爱几乎都是露出上半身,或是有些许遮掩,但这次却是站在整片大落地窗前,而且这个姿势是可以让外面的人看光我的全部。对面的大楼似乎有千万双眼睛看过来,但是这更加重了我的快感,我不断的挺出臀部去迎合粗大的肉棒。[br][br]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br][br]  我已经忘记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在这个中港路的大楼窗前疯狂的做爱,而且后面插我的还是第三根肉棒,「啪!啪!啪!」的抽送声混合着淫水声不断传来,我几乎流下了快乐的泪水。[br][br]  「啊~~好舒服~~好舒服~~」[br][br]  陈经理不知道插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小穴要爆炸了,一股股酥麻热流从阴道传遍全身,连手指头都又酥又麻,整个嵴椎都是舒畅感,脑筋好像飘上了半空中游荡。[br][br]  「啊~~高潮~~啊~~高潮~~」我大喊着。[br][br]  「吼~~我也要射了!」[br][br]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高潮了,我只知道真的没有力气了,我转过身来贴着玻璃缓缓滑下坐在地毯上,陈经理就这样将浓浓的精液射向我的脸庞,我感觉到热呼呼的液体随着脸庞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滴落……就在我闭目张口享受高潮退去后的余温时,又一股热精喷向我的小嘴,我微张眼睛,原来是刘明强这个小伙子又射了一次,还不偏不倚的射进我的嘴里,不过我没有力气转头,只是伸出舌头把唇边的精液舔进嘴里吞了下去。[br][br]  当我完全清醒时,我已经又坐在我的金龟车驾驶座上了,旁边还有一张台北至首尔的来回机票,我看着机票笑了一笑,心里盘旋着不知道要怎么跟明伟解释机票是怎么来的。[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