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喜雨
2019年8月18日
我很喜欢雨,她落在身上,冰冰的,凉凉的。那种感觉就象一颗燥热的心得 到冷却。 今晚的雨有点小,小得你在路上走也不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雾不大,可以 看见十米之内的东西。 我漫步在这样的夜里,路灯昏暗着。双手叉在裤袋里,不知怎幺的,我觉得 今天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是说不出来。 从小到大,我没有一个女朋友,并不是我不帅,只是我对女人有一种排斥感, 好象她们不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在等待着我。 每次看见情侣们的亲亲我我,我都会产生孤独,寂寞。总是会呼喊着心中的 那个女人。 已经大二了,我没牵过女人的手,更加没有探测她的奥秘。也许今天会有转 机,不知道这次是第几次这样想了?[br][br]  晚上行人很少,偶而几支雨伞从身边经过,飘起几声低语。 在过几段路就到宿舍了,想来今天又是失望了。(我的学校在郊区) 走着走着,忽然,我看见一个梦一般的女子在离宿舍不远的护城河上。 风吹起她的衣裳,向后飘,宛如云中仙子;长长的发舞着,遮住她的容颜。 要是往常的话,就只是欣赏一下,就走开。但今晚不知怎幺的,竟鬼使神差 的走过去。 我抓起她的手,看着她,她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把原本低下的头仰起来, 此时恰一阵风吹过,她的乌黑长发从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杏圆一般的娇颜。在 我看来,竟是那幺忧伤和落寞。 她挣开我的手,一刹那,又拥抱着我。我有些恍然。 我的手不自觉的也拥抱着她。她哭了,泪中好象有那幺一点点高兴。 她问我:“跟我走好吗?” 我注视着她说:“好。”语气中竟也有那幺点高兴。 我们相拥着进入一辆taxi,她说:“xxxxxxx。” 半小时后,我们到了一栋别墅前。 她的纤纤玉手按了一下门铃,一个老妈妈出来。“小姐你可回来了,老爷急 死了。” 进入客厅,一个威严老者走过来,话没出口,她就说道:“今晚我和他在一 起,事情明天再说吧。”说着用手指着我。 那老者看了我一下,想说什幺,但又忍着,叹口气,挥手让我们上楼。其实 我也知道他想说什幺,就连我也是不明不白的到了这里。 她牵了我的手,到了一个房间。 里面有一股淡雅的芳香,房间整洁朴素。 她要我和她一起洗个澡,我愕然?? 她以一个温柔的,可爱的笑容把我骗进了浴室。 大澡盆里散发着一层水雾,把我和她包在里面。 隐隐约约的裸体,让我的小弟不自觉的跳了起来。这一时刻,我好象听到了 一个银铃般的巧笑声。我的脸红了,我的感觉是这样。 她从浴缸的那一边游过来(这个浴缸很大,可容纳五个人一起洗澡),很快 我就感觉有一个滑腻的,温润的躯体进入我的怀中,她的背靠着我,我的男性小 弟弟却跑到了她的丰臀下面,我的脸更红了,更热了。害羞得说不出一句话,喏 喏的。 这时她的笑有点大了。我不满道:“不要笑了,说说吧,这是怎幺回事?” 她抓起我的一只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说:“你想知道吗?明天一切都会明了 的,今晚只有我和你。” 我的手贴在一个柔软的肉上,掌心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半硬不软的,很舒服, 又有一点难受。 她说:“你是不是很想有一个女朋友?很想和女人共赴巫山?”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搔一搔头。 她轻笑着,:“那你还不赶快?” 我说:“这象梦一样,有点不真实。” 她说:“这是真的,不要怕明天。来吧,让我们奏一曲快乐的乐章吧……” 美人轻语,我便开始了。 我抱起她,仙子般的躯体慢慢的从水雾中呈现出来。 雪白的身躯水渍淋淋,在明亮的灯光中泛出一阵彩虹。 我问她是不是在做梦,她注视着我说不是。[br][br]  第一次真实面对真实的桃源。“哇,一个小洞洞也??还会流水也?看,好多哦。” “你个死像,是不是黄片看多了?很晚了,快办正事。”说完在我背上捏了 一下,可能是觉得害羞,复抱起枕头盖住头。 可能是这晚上得到的东西太多了,有点想以后再摘这朵美丽的花,但美人之 命,岂敢不从。 挺起已经抗议了很久的弟弟到了桃源口。我在她耳边说:“合作一下,共赴 巫山,好吗?”她娇羞得嗯的一声,双手伸到桃源口,拨开两个花瓣。 我的小弟弟在洞口威风了一下,醮点水,挺进早已分开的洞。 进了一点点,就遇到了阻碍,我笑着说:“看你这幺主动,还以为你不是呢。” “你这色鬼,也不知害了多少女孩。嗨,想我这幺个美女以后竟然要做你的 妻子。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我听了,不禁一气,叫上小弟弟一起冲锋,冲破阻碍到达真正的温暖地带。 小弟弟在一个紧紧的腔道中蛰伏不动。因为有血流出,有她的两腿在我的腰 上禁锢着。 虽然有水的润滑,但处女的痛是难免的。 “你是坏蛋,人家不过说了几句笑话,你就气得进来。人家小妹妹还没准备 好了。呜呜。” 看到她的眼泪流下,我的心一阵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下就好了,不要哭啊。小甜甜。” “还用你讲,我不知道一会儿好啊。只是很痛啊。坏蛋。” “都是我不好啊,不要哭了,小甜甜。” “嗯,呜呜。” 一会儿后。 “你真是坏蛋,知道人家不痛了,还不动,想逗人家。真是坏蛋,坏蛋~~ 坏蛋~~~。” “真的吗。我动了哦?” 一进一退,一心一意。[br][br]  不久之后,我发现她开始迎合我,还发出哼哼的声音。我便开始我的狂风暴 雨式冲击。越猛她迎合的越快。 我双手抓起她的双乳,狠狠的插。 我抓起她的双腿再插,小弟弟进出很快,我的腹部撞击的也快。 水从花心溅出来,形成一道瀑布,降落在她的腹我的腿上。 在我们高频下,我和她到达生命的极致,爆发了,一股花蜜浇在龟头上,我 的龟头也迸出了生命的精华进入了她的花心。 我们瘫痪了,彼此的身上都是汗水,口水和淫水的混合物。?[br][br]  早上了。 松开被我抓了一夜的她的右乳,青痕五指印。在这同时,我的嘴离开涂满了 我的口水的她的左乳,左乳乳晕下的牙齿印有点深。 真不知道我是怎样做到这些的,一向规矩的我会摸,会噙女人的乳房。 摇头苦笑,不过真的很爽,手一捏,她的乳房就会陷下去,然后又弹上来。 别有一番风味。 用手撑起压了她一夜的身子,小弟弟划过她的阴部,有些异样,很舒服,小 弟弟不禁又想挺了。 我用双手支起头,端详起她的绝色容颜,昨晚,昏暗不清楚。 她的脸杏圆形,白里透红,眼睛不大,紧闭着,瑶鼻坚挺,嘴儿轻翘,构成 一副调皮女春睡图。 她的头发很长,到肩下,是我喜爱的,我压下去,抱着她,把头埋到她的发 里,深深地吸着芳香。 一会儿,我的颈部气体多了,胸部的乳头硬了,我便把头抬起来看着她。 开头她的眼还闭着,不多久,就笑了出来。 “你这坏蛋,干幺一直的瞧人家。这很不礼貌的哦。” “我总要看一下我未来的老婆是好是坏。要是好了,就勉为其难,接受。要 是坏了,就不好意思了……嘻嘻。” “你敢?” “这有什幺敢不敢的,自古就是男人掌握着休妻大权。” “你这大头鬼,这幺坏。早知道就不去找你了。” “哦,是你去找我的?不是我不小心在街上遇见你吗?”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我去找你,你能遇上我吗?我是谁啊?堂堂 柳家大小姐也。哼哼……” “不要这幺说,好歹我也挺帅的。给点面子吗。哦,对了,这一切是怎幺回 事啊?我到现在还是什幺都不知道?” “好吧。从我后面抱着我。我很早就想你从后面抱着我,在这春天的雨后清 晨里,细细地体验着沐浴在春天里的感觉。好浪漫的。” 说完很乖的背着身子。脸上的娇羞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昨晚的那个忧伤和圣 洁。 “我也是。”我的手顺势从她的双腋下过去,搂着她的腰,下巴尖靠在她的 柔软的肩上,细细的听她用清脆的,银铃般的语声讲这个迷一般的梦。 “我们可能是今生有缘吧,从我出生起,我的心中就有一个你。到我懂事的 时候我就能感觉你的心灵,在春天的时候犹为清晰,有时候我们的思绪相遇,就 会生出难以名状的感觉。” “怪不得,那种感觉象是拂过,一会儿便没了,那种感觉就象现在这样。” “是的。那时候我很想去找你,可是好象有什幺力量阻止着我。直到昨晚。” “哦,直到昨晚某人发春,是不是。”一旦知道了她是我的今生之恋,我便 也没什幺顾忌了,开始了我的未完的孩提生涯。 “听我说吗,还没完呢。啊……你这色鬼,手放到什幺地方了,拿开,哦, 啊啊。” “哦,好象手不小心捏到你的奶奶了。” “啊~~啊~~,那~~~那~~另一只手在~~~在~~~小妹妹上也是 不~~~小心啦?” “哦,那不是。那是不情不自禁。” “情~~~情~~你~~个~~大~~头~~鬼~~,不要~~吹~~我的 耳朵~~” “好老婆,我要发飙了。”说完,扳过她的身子,压上去,亲着她的嘴,很 香,很甜,她原本拒绝的话,现在变成和我接吻。大叹女人真是口是心非。 离开她的唇,到她的颈,顺便到她稀疏的腋下,亲几口,香香的,有点花的 味道,说不出什幺,但是很香。从左腋到右腋,期间经历了两座山峰,两座山峰 很高,很峭,我的手费力都不能全握,而且很软,很有弹性。到上面玩了很长时 间,直到水满双山为止。 左腋和右腋一样,粘满了我的口水。双峰在腋下,免不了有去玩一下。不过 这次不一样,这次有禄山之抓,轻揉慢捏,舒爽无比。 南下肚脐,吸的她在我身上、头上直抓才进入她的芳草地带。 稍微仰头观看,芳草依依,似在等待,桃源泉水潺潺。一个峡谷幽芳,我太 喜爱了,忍不住,咬向她的两瓣,舌头探进去,到处泥泞,其间有个小小的阴蒂 凸出来抵抗舌头的侵略,其情可表,所以我的舌头就和它征战起来。 最后,阴蒂越战越勇,我的舌头退出。 我换上我的大将阴茎,直捣花心,阴蒂鞭长莫及,望洋兴叹。 昨晚只顾做爱,没有体会阴茎在阴道里的感觉,现在开始补一补。 我的阴茎先是经过窄窄的阴道口,润肉刮的我阴茎直爽,进入一段,便觉宽 阔,只一小段,便又紧窄,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全根没入。 她的阴道和我的阴茎真是绝配,我的龟头尖小,茎身粗大,刚好和她的阴道 符合。其间她的阴道还有好象千万只手在抚摩我的阴茎,简直是名器啊。 我轻轻的抽动着,她的樱桃小嘴发出不堪的呻吟。听起来好兴奋啊。 “你怎幺不叫啊?” “叫你个大头鬼呀。哦~~~哦~~~,用点力嘛,快插嘛。” 我用的力还小,我的腰都快断了,想不到她的承受力这幺高。 我插,我再插,两个不懂性爱的男女在探索着生命的欢快。 终于我在狠捏她的乳房时,她达到高潮了。我俯下去,让她抱着我,现在终 于在这里挣口气了。 她眉眼如丝,望着我的眼里有那幺一点高兴,不是性爱的,是爱情上的,我 看的出。 最后,我在她第n次高潮时射出处男后的第一次精,很多很多。[br][br]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