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
2019年8月13日
现在时间晚上7∶30,我正在替我的学生审查她的作业,一个小时1500[br]的薪水却只要作些替国小学童检查作业或着是陪读一类的琐事,世界上怎麽会有这[br]样好的事。虽然我身在其中,却依然怀疑。[br]我把精神放回习题上,叫个大学生来看这些加减乘除真是大才小用啊。[br]我把习题还给我的学生∶「做得很好。」我对她微笑。她的脸上立刻浮现一片[br]晕红,「可爱的孩子」,我在心里想。我的手往她的脸上抚摸,这是她最喜欢的一[br]个动作,现在那片晕红已经扩散到脖子了。[br]接下来的动作令我迷惘,她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到她在发抖--把我的手往[br]下搬搬到了她的胸部左右,但是她的身体是如此的娇小,我一只手就几乎把她的胸[br]部给完全盖住了。此时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却没有把我的手收回来,我猜想[br]这可能是她表示友好的一种方法,但是接下来的事实立刻推翻了我的假设。[br]我的手在她的胸部停留了约五分钟或者更短,我的手感到了她的体温和她的心[br]跳,温暖而剧烈的振动传达到我的手上。(我当时完全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因为她[br]真的是太小了,性和儿童有时是如此的密切相关,有时却又像漠生人一般对面不相[br]识)她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我的,让我不好意思抽回。[br]似乎是休息结束了,她的手再度移动,慢慢的,慢慢的,我的手抵达了她沉睡[br]中的私处(有没有人有更文雅的词?),迟钝如我也知道现在事情大条了,要是有[br]谁进来看到这付猥亵的模样,我一定会被移送法办的。但是我还是不能就此把手抽[br]回,这样一定会伤了她,我在怎麽白痴也知道要个女人做这种事对她而言是多麽的[br]难堪(虽然她现在不到十岁),慢着,是谁教她这种事的?她不可能是自发的,现[br]在她的私处对她而言只有排泄器官这一个用途而已啊![br]在我苦思着如何自此僵局中途破之时,她开始用力的把我的手往她的私处挤压[br]只是挤压而已,真的就是只有挤压,她还不知道性的愉悦,所以她的动作是如此的[br]粗糙而不带色彩。但是我仍然勃起了,因为这情景令我兴奋。而她仍然持续着机械[br]化的挤压动作,似乎没有注意到眼前这只雄性的变化,只是不停的把我的手往她那[br]儿磨蹭。[br]渐渐的,我开始觉得不行了,这样下去我会被生殖的欲望吞没,於是我下定决[br]心要把我的手抽回来。[br]「伊~~呀~~」(开门声),天啊!!门开了!![br]是夫人!她拿着一壶冰茶,微笑着走进来,「休息一┅┅你们在干什麽?!」[br]完蛋了,我20岁而且我要去坐牢了,当记者问我的时候我一定不能把脸露出[br]来┅┅[br]夫人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把我拖离现场了,她对着那孩子说∶「给我乖乖[br]待在房间里不许出来!!」咦?普通不是应该先看看自己的女儿有没有事吗?[br]夫人把我拖到了她的寝室,把我扔在床上然後开始脱衣服。啊??[br]她为什麽要脱衣服?她不是要骂我吗?今天真是怪事一堆啊,我现在已经懒得[br]吃惊了。[br]我安静的看着她,和她的紫色镂空胸罩和黑色的吊带袜,好像少了什麽?啊![br]她没穿内裤!因为天气太热了吗?连我的腿毛都知道绝对不会有这种事,但是管她[br]是什麽,我的兄弟已经剑拔弩张意欲杀他个片甲不留了。[br]我想这里应该由她采取主动,所以我就呆呆坐着,看着她扯下我的裤子,抓着[br]我的兄弟,然後她停住了,她用着那对黑洞般的眸子看着我,一副想把我这颗小石[br]头生吞活剥的样子。她把注意力放回我的小兄弟上,慢慢的张开她的嘴,好像是故[br]意给谁看一样。她伸出舌头,由睾丸一直线的滑动到龟头的最前端,然後她在我的[br]龟头上绕了个圈,口水已经把我的兄弟弄得湿淋淋的了,接着她把我的龟头含入口[br]中,用牙齿固定龟头,然後开始缓慢的舔舐铃眼(还是叫马眼?)。[br]我开始渐渐的感受到一波波的电流往我脑中飞去,她开始加快速度了,电波的[br]质和量都直线上升,我的身体开始跳动,剧烈的快感让我忘却自己身在何处,我大[br]概进入了无我的状态,周围的世界似乎离我数万光年之远。如此剧烈的快感不停的[br]持续着,但是我仍无射精的感觉,并不是因为我耐力很强而是她技术太好,她完全[br]了解男人性器官的操纵方法。[br]我快受不了了,我和自己说,在这样下去我恐怕会死在她的唇舌之下。[br]「请┅┅请┅┅让我出来吧┅┅」我向她哀求着,她面带诡谲的对我笑了笑,[br]张开口,将我自极乐地狱中解放了出来。我的龟头上满是由唾液形成的泡沫,她的[br]嘴还和它藕断丝连的牵了五、六条线。[br]我开始大口的喘气,我的龟头还不停的因残留的快感而前後左右摇摆,但是她[br]似乎要杀了我才满意,她爬上了我的身体,慢慢的坐了下来,把我的兄弟完全的吞[br]噬了。[br]家教(二)[br]温暖,潮湿,淫秽,肮脏,许许多多的感觉在这一瞬间涌入我的脑海,但是我[br]却因这些复杂的感觉而变的更兴奋,人似乎在做些平日被视为禁忌的行为时能获得[br]更为巨大的快乐。[br]她开始上下移动,和刚才那强烈的令人无法忍受的快感相比,现在的感觉是温[br]暖而愉悦的,我想要不是刚才的紧张感还没去除,我恐怕早就射精了。[br]突然,她停止了她的动作,这顿时令我自天而坠,我想她是想要听我的哀求,[br]要是平常,打死我也不干,但是现在我急需发泄,什麽自尊不自尊的早在刚才口交[br]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br]「求┅┅」我犹豫了一下,我的声音居然在颤抖∶「求求你┅┅继续。」[br]但是她冷漠的表情并没有回应。[br]突然,「摸我。」她说。[br]对偶从进来到现在我都没有碰过她,原来她是因为这样才生气的吗??於是我[br]的双手往她丰硕的乳房移去,我轻轻的在上面滑行着,滑着滑着。我来到了她那勃[br]起的暗红色乳头,我把我的嘴移上去,轻轻的咬着它,然後开始对它做刚才她对我[br]的龟头做的事。现在因为嘴巴的代劳,我的左手空了出来我便开始向下抚摸,目标[br]为男女和合之处。[br]「不要!!!!!」突然那个孩子冲了进来∶「不要摸她!!!!!大哥哥,[br]求求你!!!!!」[br]此时,夫人脸上露出了微笑,那是种不属於这个世界的微笑,鬼一般的微笑。[br]她把我推开,然後自己半躺在床上,背後垫了几块枕头。[br]「干我!」她用一种奇妙的语调说出这两个字,那是一种就算你明知旁边就是[br]她的女儿,你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她的语调。她的手指正把她的密处张开,中指还在[br]玩弄着我和她所分泌出的液体,不停的发出啪掐啪掐的声音。[br]我像是无意识般的将我的兄弟放入她那淫秽的管道中,而又无意识的开始抽插[br]的动作。[br]她开始不停的浪叫,好像是要叫给她的女儿听一样。[br]而那孩子现在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从刚才就一直哭叫着∶「大哥哥不要摸她![br]大哥哥不要摸她!!」[br]她现在看到我们再度的交合,这对她而言是种残酷的景象,她更是疯狂的哭叫[br]着。[br]她突然用手抱着我的腰,想要把我和她的母亲分开,但是她的手太短了,根本[br]没办法使力,所以她改拉着我的右手,一边用力,一边不停的喊叫着。但是我已经[br]被夫人的肉体控制了,当时的我眼中只有夫人的私处,脑中只有在她体内发泄的欲[br]望,对小女孩那像是把自己的血给喊出来的叫声完全无动於衷。[br]我只是不停的、用力的攻击着夫人的下体,我感觉到我已经是极限了,於是我[br]在夫人的体内放出了我的生命。[br]在我仍然因射精的馀韵而全身无力之时,眼里是夫人的笑脸,美丽,淫荡地狱[br]般的笑脸。[br]耳朵听到的是孩子的哭声∶「为什麽要抢我的大哥哥??为什麽要抢我的大哥[br]哥??你已经有爸爸了,爸爸每天都干你,你为什麽不让大哥哥干我??」[br]那孩子狠狠的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我听到她不停的喃喃自语。[br]「大哥哥干我!大哥哥干我!!大哥哥干我!!大哥哥干我!!大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