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又肏同学妻
2019年8月14日
2008年算起来真是我的幸运年,由于工作踏实肯干,平时又跟市里领导和周围同事关系处得不错。这不,踏着09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我被任命为明阳市市委书记,由于离家较远,又新上任,所以春节就没打算回家过年,必竞新官上任三把火嘛。[br][br]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铃声把埋头于资料堆里聚精会神的我唤醒了,拿起电话:“刘书记,门口有一位小姐找你,她说是你的熟人”,“哦,让她上来吧。”[br][br]  放下门卫的电话,我有些纳闷了,刚到这里走马上任,那里来的熟人呢,一会儿功夫,传来一阵敲门声,“请进”抬头一看,不禁眼前一亮,只见一位漂亮的女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五官明秀,皮肤白嫩,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穿着花格的短裙,洁白的无袖T恤映衬的面庞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丰耸的前胸把单薄的上衣顶了起来。[br][br]  当她在门口出现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应该说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前大学同学的婚礼上,当时的新娘就是我面前的这位美女静怡,而新朗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王虎,王虎生得其貌不扬,没想到娶得如此漂亮的老婆,真是美女嫁丑夫,当时我还感觉很郁闷。“你好,刘书记”,静怡的话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赶紧满脸堆笑地请她坐下。结婚一年,平添了几分成熟的性感,年轻人妻迈着轻盈的步履摇曳生姿,性感的嘴唇,洁白的牙齿,随着笑容脸上涨现出两个可爱的小洒窝。我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突然感觉周身热起来了,裤挡中有些跃跃欲动。[br][br]  寒喧一番,静怡细说自己的情况,原来她跟王虎刚结了婚,就被调到明阳市来了,所以两人一直两地分居,一年也难得几次相聚,静怡一直在想办法能把王虎也调到明阳市来,可是她必竞刚到明阳不久,人地生疏,谈何容易,这次听说明阳市领导班子变动,一打听,新来的市委书记居然是她老公的同学,所以春节都没来得及回家就找上门来了。听了静怡的一番诉苦,我起身说:「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个会议,今晚我们再详谈,你放心,我跟你老公是同学,啊?这个…帮你安排工作,甚至找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应该还是不难的,这样吧…」拿起笔刷刷地写了个地址递给静怡,「今晚七点你到这里,我再听听你的具体情况,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让你满意」静怡千恩万谢地走了,看着她左右扭动的臀部和细细的柳腰,我得意地笑了,以我的经验,孤身在外的女人有求于人的时候是很好对付的,特别是这个人又是她的熟人的时候。[br][br]  寒冷的夜风,让她脸色有些苍白,看到他走进来,脸上挂着楚楚可怜的笑容。急忙给她沏了杯热腾腾咖啡,端了盘水果来,便坐下注视着她,“白天工作太忙,没有仔细听你的情况,现在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好吗,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安排”[br][br]  怡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我一边装作注意地听着,一边借着递水果的机会坐得更近了。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虽然感觉有些过于热情,可是有求于人的静怡却不好把反感表现得太明显,以免触怒他,当她婉婉而谈,介绍完自己的情况后,我点点头说:“按道理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是可以考虑的……”。静怡妩媚地一笑,低声说:“您是一把手嘛,如果您肯帮忙,那一定能成的。”我嘿地一笑,说:“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嘛”,说着手已经轻轻挽在静怡的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可是一时却不敢乱动。我的嘴贴近了她的耳垂,说:“如果让人说我过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这件事我呢,是能办,可是我办还是不办,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静怡脸红心跳,低声下气地说:“刘书记,我的难处,您是知道的,如果您帮我这个忙,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不用一辈子,一夜…就可以了”,静怡涨红了脸站起来,因为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说:“刘书记,您…”[br][br]  我沉下了脸,淡淡一笑,说:“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个漂亮女人,我相信你们夫妻一定非常恩爱吧?嗯?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婚姻,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天各一方,做牛郎织女好了,只是现代人是很难在感情上做到什么天长地久的,到时只怕真要劳燕分飞了,你想想吧”[br][br]  静怡红着脸走到门口,我叫住她说:“这种事,在现代社会很平常嘛,你就当多做了场春梦,你是结过婚的人了,没什么损失嘛,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用这种方法得到好处,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够风光吧?她们的丑事被你揭开了都不当一回事,照样活得风风光光的,笑贫不笑娼嘛,你要走,我不拦你,记住,这件事我不办,在本市就永远办不成”,我端起一杯荼,悠然地坐着,打开了电视,看也不看静怡一眼。静怡拉开门,怔忡不已,进退不得,她觉得自己软弱极了,可是如果走了出去,那就真的象他说的一样,一辈子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了吗。她心乱如麻,梦游似的关上了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发上。我得意的把电视声音调小,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搂住了她的肩膀,静怡娇躯一震,猛地惊醒了过来,抓紧了他的手,却紧咬着唇,一言不发。我贴在她耳边说:「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嗯?你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就…把你老公调到税务局,怎么样?那可是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边说边牵着她嫩滑的小手走向了我的卧室,我一边轻轻抚摸静怡紧张的肩背,另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脱掉了上衣,隔着胸罩贴在她的双峰上面。[br][br]  静怡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于是我隔着那一层薄薄胸罩,开始搓揉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着她的肌肤,静怡浑身一震,闭上了双目,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里面,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来回地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感觉是又软又滑,而静怡双颊似火,浑身瘫软,乳房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不知不觉间,静怡的上衣已经被彻底的解开,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妇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性欲。[br][br]  我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她那两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我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往下拉她的下衣。”别…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紧张地拉紧裤子,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我威胁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我却已趁此机会吻向了她诱人的两腿之间。[br][br]  她长长睫毛遮盖下的双眼娇羞无限的看着我在她胯下忙碌着,头左右地摇晃着,身下传来的甜美感觉让她不时张开性感的小嘴,发出一串串诱人的呻吟,也刺激得我性急的扯下了她的裤子,一双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我喘着粗气,脱掉裤子上床后,手掌按在她的私处,手心的热力让她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我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嗯…嗯…嗯…滋…滋…嗯…」她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我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阴部搔弄着,逗引得静怡双腿绞来绞去,而淫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阴毛和沙发,也弄湿了我的手指。也许是长期分居的原因,彻底挑起了静怡内心中寂寞已久的欲望,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我涨硬的肉棒,并上下套弄着。[br][br]  在我高超性技巧的挑逗下,原本成熟端庄的静怡那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淫荡本性渐渐散发出来,双颊晕红,媚眼微张,性感的红唇微张,她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成熟少妇的胴体果然迷人。我放开气喘吁吁的静怡,起身跪到她身边,将粗长的肉棒伸向她嘴边:”来,宝贝,含我的屌“,她睁开娇羞的双眼看着我”不,不要……“,当我牵着她的手握住我怒涨的肉棒后,她终于经不起肉棒上传来的陈陈雄性气味的诱惑,用舌轻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