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初始
2019年3月18日
[br]  盘古开天以后,诸神神战不休,龙(克苏鲁等诸古老者)凤(飞天水螅)初劫、巫妖大战、天庭易主,等等洪荒故事历历在目。今日的天庭诸神(古神)与神兽(古老者)居于仙界(幻梦境),监视在多次神战中失败而被封印在大地的诸旧神(旧日支配者),烛龙(克苏鲁)就在龙汉初劫被击败,此后与祂的龙宫被一齐封印在归墟。[br][br]  《玄君七章秘经》此书约着于公元二世纪前后,作者是中国古代的哲学家玄君,实名不详,后人多猜测为道教四大天师之一的太极仙翁葛玄,据说原本名为《地书?七秘典》,最古老的版本共分七卷,每卷相当于一章,其内容各自不同,每卷都包含有一种或一种以上咒文,但其原典散失,部分残典被分成许多页数被中土各修行门派的秘笈教典收录其中,其中部分残典被少林寺藏经阁收录被不知名的高手篡编为《九阳真经》。[br][br]  觉远健步如飞,挑着张君宝和郭襄踏步下山而去。众僧人呐喊追赶,只听得铁链拖地之声渐去渐远,追出七八里后,铁链声半点也听不到了。少林寺的寺规极严,达摩堂首座既然下令擒拿张君宝,众僧人虽见追赶不上,还是鼓勇疾追。[br][br]  时候一长,各僧脚力便分出了高下,轻功稍逊的渐渐落后。追到天黑,领头的只剩下五名大弟子,眼前又出现了几条岔路,也不知觉远逃到了何方,此时便是追及,单是五僧,也决非觉远和张君宝之敌,只得垂头丧气的回寺复命。[br][br]  觉远一担挑了两人,直奔出数十里外,方才止步,只见所到处是一座深山之中。暮霭四合,归鸦阵阵,觉远内力虽强,这一阵舍命急驰,却也已筋疲力竭,一时之间,再也无力将铁桶卸下肩来。张君宝与郭襄从桶中跃出,各人托起一只铁桶,从他肩头放下。张君宝道:「师父,你歇一歇,我去寻些吃的。」但眼见四下里长草齐膝,在这荒野山地,哪里有甚吃的,张君宝去了半日,只采得一大把草莓来。三人胡乱吃了,倚石休息。郭襄道:「大和尚,我瞧少林寺那些僧人,除了你和无色禅师,都有点儿古里古怪。」觉远「嗯」了一声,并不答话。郭襄道:「那个昆仑三圣何足道来到少林寺,寺中无人能敌,全仗你师徒二人将他打退,才保全了少林寺的令誉。他们不来谢你,反而恶狠狠的要捉拿张兄弟,这般不分是非黑白,当真好没来由。」觉远叹了口气,道:「这事须也怪不得老方丈和无相师兄,少林寺有一条寺规……」说到这里,一口气提不上来,咳嗽不止。[br][br]  郭襄轻轻替他捶背,说道:「你累啦,且睡一忽儿,明儿慢慢再说不迟。」觉远叹了口气,道:「不错,我也真的累啦。」张君宝拾些枯柴,生了个火,烤干郭襄和自己身上的衣服。三人便在大树之下睡了。[br][br]  郭襄睡到半夜,忽听得觉远喃喃自语,似在念经,当即从朦胧中醒来,只听他念道:「……彼之力方碍我之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两手支撑,一气贯通。[br][br]  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郭襄心中一凛:「他念的并不是甚么『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佛经啊。甚么左重左虚、右重右虚,倒似是武学拳经。」[br][br]  只听他顿一顿,又念道:「…仰道者企,如道者浸,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重云蔽天,江湖黯然,游鱼茫然。[br][br]  忽望波明食动,幸赐于天,即而就之,鱼钓毙焉,而逐道者亦然。盖目视雕琢者明愈伤,耳闻交响者聪愈伤,心思元妙者心愈伤。」郭襄只感其中暗含武学之道,但又如无数呓语般直钻入她的心窍令她杂念丛生,暗想:「这位大和尚全然不会武功,只是读书成痴,凡是书中所载,无不视为天经地义。昔年在华山绝顶初次和他相逢,曾听他言道,达摩老祖在亲笔所抄的楞伽经行缝之间又写着一部九阳真经,他只道这是强身健体之术,便依照经中所示修习。他师徒俩不经旁人传授,不知不觉间竟达到了天下一流高手的境界。[br][br]  那日潇湘子打他一掌,他挺受一招,反而使潇湘子身受重伤,如此神功,便是爹爹和大哥哥也未必能够。今日他师徒俩令何足道悄然败退,自又是这部九阳真经之功。他口中喃喃念诵的,莫非便是此经?」她想到此处,生怕岔乱了觉远的神思,悄悄坐起,倾听经文,暗自记忆,自忖:「倘若他念的真是九阳真经,奥妙精微,自非片刻之间能解。我且记着,明儿再请他指教不迟。」只听他念道:[br][br]  「……仙砂返魂箓一灼之火能烧万物,物亡而火何存?一息之道能冥万物,物亡而道何在?蜣螂转丸,丸成而精思之,而有蠕白者存丸中,俄去壳而蝉。彼蜣不思,彼蠕奚白?庖人羹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羹,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不生不死,而人横计曰生死。有死立者,有死坐者,有死卧者,有死病者,有死药者。等死,无甲乙之殊。若知道之士,不见生,故不见死。人之厌生死超生死者,皆是大患也。譬如化人,若有厌生死心,超生死心,止名为妖,不名为道。计生死者,或曰死己有,或曰死己无,或曰死己亦有亦无,或曰死己不有不无。或曰当喜者,或曰当惧者,或曰当任者,或曰当超者。愈变识情,驰骛不已。殊不知我之生死,如马之手,如牛之翼,本无有,复无无……」郭襄听到这里,不自禁的摇头,心中说道:「不对不对,人肉体凡胎怎可能不死,人死了又岂能复活,荒唐荒唐,这哪是什么武学简直是歪理邪说。」只听觉远又念道:「…肉芝延寿箓食巨胜则寿,形可延;夜无月火,人不见我,形可隐。汝欲知之乎,汝欲为之乎?人生在世,有生一日死者,有生十年死者,有生百年死者。彼未死者,虽动作昭智,止名为生,不名为死。死胎中者,死卵中者,亦人亦物,天地虽大,彼固不知。计天地者,皆我区识。譬如手不触刃,刃不伤人。吾道如剑,以刃割物即利,以手握刃则伤。…」郭襄越听越感迷惘,心想:[br][br]  「大和尚到底在胡说些什么?这是说人可以操纵死尸?」便这么一迟疑,觉远说的话便溜了过去,竟是听而不闻,月光之下,忽见张君宝盘膝而坐,眼神变得越来越怪异,双瞳竟隐隐发红。郭襄心道:「不管他说的对与不对,我只管记着便是了。这大和尚震伤潇湘子、气走何足道,乃是我亲眼目睹。他所说的武功法门,总是大有道理的。」于是又用心暗记。[br][br]  觉远随口背诵,断断续续,有时却又夹着几段楞伽经的经文,说到佛祖在楞伽岛上登山说法的事。郭襄听着只感脑袋里像是有无数只怪虫在鸣叫神志愈加混乱,心中对神雕侠杨过的思念也越盛,似乎他就已经离开古墓离开小龙女来找自己。冰轮西斜,人影渐长,觉远念经的声音渐渐低沉,口齿也有些模糊不清。郭襄努力晃着头,感到听到的这些经文对自己恐怕有害忙劝道:「大和尚,你累了一整天,再睡一忽儿。」[br][br]  觉远却似没听到她的话,继续念道:「……摄魔拘鬼箓众人以魄摄魂者,金有余则木不足也;圣人以魂运魄者,木有余则金不足也。盖魄之藏魂俱之,魂之游魄因之。见者魂无分别析之者,分别析之曰天地者,魂狃习也。梦者魄无分别析之者,分别析之曰彼我者,魄狃习也。火生土,故神生意;土生金,故意生魄。[br][br]  神之所动,不名神,名意;意之所动,不名意,名魄。惟圣人知我无我,知物无物,皆因思虑计之而有。是以万物之来,我皆对之以性,而不对之以心。性者,心未萌也,无心则无意矣。盖无火则无土,无意则无魄矣。盖无土则无金。一者不存,五者皆废。既能浑天地万物以为魂,斯能浑天地万物以为魄。凡造化所妙皆吾魂,凡造化所有皆吾魄,则无有一物可役我者。人之力,有可以夺天地造化者,如冬起雷,夏造冰,死尸能行,枯木能华,豆中摄鬼,杯中钓鱼,画门可开,土鬼可语。既能浑天地万物以为魂,斯能浑天地万物以为魄。凡造化所妙皆吾魂,凡造化所有皆吾魄,则无有一物可役我者。心蔽吉凶者,灵鬼摄之,心蔽男女者,淫鬼摄之;心蔽幽忧者,沈鬼摄之;心蔽放逸者,狂鬼摄之;心蔽盟诅者,奇鬼摄之;心蔽药饵者,物鬼摄之。彼以其精,此以其精,两精相搏,则神应之。为鬼所摄者,或解奇事,或解异事,或解瑞事,其人傲然。不曰鬼于躬,惟曰道于躬,久之,或死木,或死金,或死绳,或死井。惟圣人能神神而不神于神,役万物而执其机,可以会之,可以散之,可以御之,日应万物,其心寂然……」他越念声音越来越诡异,宛若不可名状的低语。[br][br]  郭襄感到异发难以忍受,感到心脏狂跳不止,感到一股热流自小腹下扩散开来,她竟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胸前红衣下的淑乳,另一只手在犹豫片刻后探入裙底抚摸着裆间那块鼓起的,只揉了几下就感到那处胀得异常难受。她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开始发出带着哭声的淫叫,她内心仍为自己不知羞耻的行径感到难以置信,但却又觉得应该服从自己的本心。裆间的快感令她刚成年的娇躯一阵阵抽搐,两条修长的美腿腿根正剧烈摩擦,一双穿着大红锦靴的纤足也互相踢踏着努力渲泻着体内狂热的爱欲。[br][br]  此时郭襄似看到杨过正在解开她红色劲装的扣子,她却没有任何阻止他的意思,只盼着他能尽快要了自己的身子。那里她看见小龙女一袭白衣如仙女下凡般与杨过并肩而立时只感自惭形秽,但内心深处想的却是当初自己若能劝住杨过不要下水潭那自己和他的未来会如何呢?如果自己早点把身子给他,他会对自己不负责任吗?这念头原本在心中一闪而逝,她甚至为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而感到羞愧难当,但现在这念头却被千万倍放大了。杨过解开她劲装上衣的扣子,一手解她里衣的衣襟,另一手则飞快的解着她腰间的裙带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br][br]  「郭姑娘……得罪了,但求得你身子……君宝此生定不负你……」而压在郭襄身上的竟是那憨厚少年张君宝,他此时已经是欲火焚身,在师父觉远无尽的呓语之下只感眼前的少女是如此诱人,他的一切道德都已经抛诸脑后只想着要占有她。他笨拙的撕开郭襄白色的里衣,眼见她那被红色肚兜包裹着的鼓起的那两团物事,长裤和亵裤都已经胯去胯间的狰狞肉棒已经高高挺起!裙带被解开,红色长裙被拽落在脚下,那只咸猪手又开始解她白绸长裤的裤头。力可碎石的大手岂会被区区裤头阻碍?只三两下裤头就被他撕开,粗糙的大手直接探入郭襄的裤裆中揉捏着。[br][br]  「大哥哥,求你快要了襄儿……」郭襄此时哪里还分得清眼前的男子是谁,她双手紧搂着张君宝的后脑只盼着他那杆肉棒能尽快贯入她腿间的秘处,那里的爱汁琼浆已经汹涌而出喷得张君宝满手都是。[br][br]  「孽障,快住手——」突然间树后传来雷霆般的吼声,那是少林金刚狮子吼具有降妖除魔之效,张君宝和郭襄如遭重击一时间竟清醒过来,郭襄眼见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竟不是杨过,一时间羞怒难当,她猛的双掌齐出正中张君宝前额,同时膝间一挺正撞中对方的胯间。[br][br]  「啊——」张君宝惨叫着飞退,但他内力深厚虽要害被重创但却未受重伤,只是自己干下这天地不容的恶行亦让他无地自容。此时树后转出一个老僧正是无色大师。[br][br]  「觉远,马上停止诵经,你诵的是邪经马上停下,你会害死你的徒弟和郭女侠的」无色此时额上青筋暴起一脸狰狞之色,显然刚才听到的经文对他影响也颇大。然而觉远对狮子吼却是充耳不闻继续大声诵经。[br][br]  「啊啊啊——」张君宝原本满心羞愧恨不得自尽谢罪,但是耳只一听入那迷沉阴郁哀怨的呓语又再次陷入色欲之中疯狂向郭襄扑去,郭襄脑中亦再次陷入混乱但仍保持一线清明用力一脚朝张君宝踢去。却被对方勾手抓住脚踝,她拼力又是一脚却又被抓住。张君宝双手一扯便将两只红色长靴扯脱,而两只穿着白袜的纤足还未及收回就又被他捏住纤细的脚踝。郭襄拼命蹬踢挣所,奈何对方的拇指扣住了她的脚底涌泉穴顿时双腿酥麻。张君宝再接再励一臂夹住她的双脚,一手抓住胯间的亵裤一把扯烂,那浓密的阴毛和已经充血的粉红色高高鼓起的蟠桃正不断渗出白浊的琼浆。此时他哪里还忍得住,[br][br]  「太阴尸解蜕形箓土偶之成也,有贵有贱,有士有女。其质土,其壤土,人哉。枯龟无我,能见大知;磁石无我,能见大力;钟鼓无我,能见大音;舟车无我,能见远行。故我一身,虽有智有力,有行有音,未尝有我。如桴叩鼓,鼓之形者,我之有也;鼓之声者,我之感也。桴已往矣,余声尚在,终亦不存而已矣。[br][br]  鼓之形如我之精,鼓之声如我之神。其余声者,犹之魂魄,知夫倏往倏来,则五行之气,我何有焉。则天地万物,皆吾精吾神吾魄吾魂,何者死,何者生?青鸾子千岁而千岁化,桃子五仕而心五化。耕夫习牛则犷,猎夫习虎则勇,渔夫习水则沈,战夫习马则健。万物可为我,我之一身,内变蛲蛔,外烝虱蚤,瘕则龟鱼,瘘则鼠蚁,我可为万物。蜮射影能毙我,知夫无知者亦我,则溥天之下,我无不在。天地虽大,有色有形,有数有方。吾有非色非形,非数非方,而天天地地者存。水可析可合,精无人也;火因膏因薪神,无我也。以精无人,故米去壳则精存,以神无我,故鬼凭物则神见。全精者忘是非,忘得失,在此者非彼,抱神者时晦明,时强弱,在彼者非此。在己无居,形物自着,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芒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尝先人,而尝随人。」觉远口中的诡异经文不断钻入无色耳中,哪怕是如他佛法的定力也越来越难以支持。[br][br]  「妖僧,给我住口」无色双目一片赤红满脸杀气哪里还有半点慈悲,双掌若奔雷般施展金刚般若掌狠狠击在觉远的光头之上,其力道竟比平时还强上一倍有余!然而预想中的脑浆崩裂并没有出现,双掌宛若击中一块精钢一般,强大的反震力反将无色震得双手酸麻后退数步。[br][br]  「该死,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去死去死去死——」无色此时又羞又嫉,他身为罗汉堂首座在何足道闯寺时已知自己武功颇有不如,但如今这个不懂武功的觉远只凭一身护体内力就能震退自己,同样是人怎会相差这么大?无色耳中听到觉远诵念的呓语令他的神志更加疯狂,他出手越来越快也越打越狠,金刚掌,大力金刚拳,一指禅,多罗叶指七十二项绝技一种种都用在觉远身上,可是换来的结果是无色双手痛疼欲裂,指骨竟被反震之力震得碎裂开来。他的斥责变成了咒骂,各种肮脏的漫骂从他昔日讲经说法的口中喷出,手废了就脚脚踢,脚疼到踢不下去就用头撞,头撞得都听到骨裂之声就用牙咬,哪怕最后几颗老牙都崩了仍旧伤不了觉远分毫。[br][br]  「啊啊啊——」郭襄发出她有声以来最凄惨的悲鸣,张君宝胯下的肉棒直刺入了她纯洁的蟠桃缝之中,一刺之下代表着处子贞洁的落红淌在地上,那耻辱的一刻永远烙印在她的心中,但随即那无穷的快感亦自那肉棒的伸缩之下散溢至全身,她的哭泣悲鸣亦转化为淫叫之音,而张君宝则张口咬住她一只仍穿着白袜的纤足,牙齿刺穿袜子和软柔的玉足肌肤,享受着少女的足香和鲜血。[br][br]  张君宝卖力的挺动着肉棒勇猛精进,它那不断膨胀的尺度给予胯下少女无穷的快感,令她亢奋到难以自已的地步,就像一条淫蛇吞噬了她的纯真时代,那窄小的阴道被粗壮的淫蛇不断拓宽挤压,直干得她娇喘连连,连脚上的疼痛也化为快意。一脚仍被张君宝紧紧咬在口中不得脱,另一条玉腿则是紧盘他的腰间死命绞动着,恨不能让他的肉棒能更深入她的玉体给她带来更大的快乐。[br][br]  在无数次抽插之后郭襄感到一股炙热的热流直射入她的花蕊之中,令她的小腹都微微一鼓,这快美的高潮让她彻底陶醉了,她感到那一颗颗精子正在她的花蕊中寻找着她的卵子准备结合创造一个新的生命。[br][br]  孕育新的生命!郭襄双眼看着群星闪烁的穹苍,在穹苍深处仿佛有一片无限的黑暗,黑暗之中一颗参天巨树正晃动着无数触手般的枝叶看向她。那一刻她的精神与巨树结合在一起,她知道了巨树的真名!她被感动到涕泪横流,她明白了真神是何其伟大。真神用她伟大的子宫与宇宙中无数活物相结合,诞生出无数的神子 神性生物或其他各种生命,为这个宇宙创造出无数希望,她为自己能成为这位伟大神灵的信徒传播她的教义而感到无比自豪![br][br]  我要生孩子!我要生出更多更多的孩子,让他们了解神灵的伟大,让他们再生更多的孩子去歌颂神灵的不朽!这一刻郭襄的精神彻底升华了![br][br]  在无穷的呓语之中无色完全陷入了疯狂剥去全身衣裤也加入到二人的大战之中,他胯间的肉棒丝毫不因衰老而无力,坚挺的肉棒不知在少男和少女身上能插的洞中抽插着,三人拥抱在一起撕咬抽插尖叫,而觉远身上的表皮竟闪烁着一个个诡异的文字,那表皮竟慢慢从他的身上剥离下来,觉远的一团没有表皮的血肉之身仍在那里继续诵经。整整一个晚上之后三人醒来时全都赤身露体手中各有一大块人皮,人皮上烙着无数无法理解的字符,而觉远却已不知去向。[br][br]  三人互相了一眼后竟似极有默契的收起人皮穿上撕裂的衣裤各自而去,而这片林子里就好像从未发生过那晚疯狂的一夜。[br][br]  一年后,郭襄和张君宝各自在峨眉和武当开宗立派,而无色大师回寺清修从此不问世事,又是一年后郭襄入归元庄见了与师门渊源极深的陆冠英陆庄主,据说还将一份手抄本送予他和他的夫人,结果三日间二人性情似乎大变将独子陆继英交予郭襄拜她为师,并在庄内大兴土木修建一所高大宏伟的寺庙,拜祭的是南海观世音菩萨。但有个庄上平日多嘴多舌的庄丁酒后和几个朋友闲聊称只感这观音像面色甚是诡异阴森看着让人害怕,而且听打扫寺庙的仆人说似乎这观音像背后还有一尊甚是怪异的神像,只是朦朦胧胧看不清楚。而一天后这个庄丁就被人发生死在一座粪坑之中,口鼻中灌满臭屎,就是醉酒掉进粪坑中而亡。与他闲聊的几个朋友也在数日内因各种原因或家中失火,或失足落井尽皆丧生——。[br][br]  两年后,蒙元集结百万大军围攻襄阳,忽必烈新封的国师藏僧八思巴亦携弟子一起南下,北侠郭靖发英雄令号召天下英雄齐聚襄阳抗元,各路英雄领命纷纷赶赴襄阳——[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