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花行

当前是第 1

2018年5月28日
第一章 楔子 武林之中千变万化,江湖之上更是诡异百出,尤其是新近出现的「采花教」,其神密怪异之处更深深震撼了整个江湖。   「采花教」,顾名思义,是个专找女性麻烦的邪教。在最近的半年来,由于该教之中高手如云,已经打败无数的武林高手。更可恨的是,只要是女流之辈,必定连人一起劫走。   黑风岭「风云山庄」的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是一位名满江湖的隐侠。今日在「风云山庄」聚集了不少人,有各门各派的高手,也有各地的江湖豪侠。群雄聚会,大家共同的目的,便是为了要商讨,如何对付那神密的邪教「采花教」。   在大厅中,或坐或立著数十位江湖高手,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当中而坐,手抚他的玄铁剑说:   「诸位应当明白,今日的聚会是为了无恶不作的『采花教』,请诸位商议应付之策。」   「庄主,在下乃武当三才剑,敝派有两位师妹不久前落入采花教手中,在下提议九大派联合,一举出动精英围剿邪教。」三名武当派的年轻人,看似带头的青年忿忿而言。   「对!集中力量,用围剿的方法…………」不少人附和著。   追风剑客万花剑连忙挥著手说道:   「我也有此意,只是邪教行踪神密无比,至今仍无法查出他们的巢穴,更不知他们的首脑是谁,恐怕暂时无法围剿,唯有先追查出邪教的老窝所在,然后再围剿。」   经万花剑一解说,群雄顿时默然哑口。追风剑客万花剑这才又说道:   「不过在下思考再三,到有一条可行之策。」   「好极了!请庄主直言。」   「在下这条对策其实只是『以毒攻毒』,我想在座的武林前辈都知道,在云南山区中,有一座与世隔绝的万花谷,里面有一个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多年的万花教。」   「啊!万花教,庄主是想………」   「大家都知道,万花谷无人敢入,尤其是男人,擅自进入必死无疑。不过在下和万花谷略有渊源,因此想请万花谷的美女相助,用她们做饵,引诱采花教的人出手,借以察探他们的巢穴,再以九大派之力量,一举消灭这个邪教。」   「办法是好,就怕万花谷群美隐居多年,不易邀得她们出面相助。」华山派掌门人九华剑皱著眉头说。   追风剑客万花剑神密的向他一笑,走近他说道:   「老弟,这件事不用担心保证可行,实不相瞒,在下的内人乃是万花谷的门下女弟子呢!」   「哦!原来---」九华剑羡慕的说著,心中却想著:「好小子,难怪他的夫人又美貌功夫又高,原来----」。   这时早已入夜,群雄见商讨已经有了对策,遂一一向追风剑客万花剑告辞离去。   ∼∼∼∼∼∼∼∼∼∼∼∼∼∼∼∼∼∼∼∼∼∼∼∼∼∼∼∼∼∼∼∼∼∼∼∼∼ 第二章 遭袭 夜已深,山庄中除了守夜的弟子以外皆已入睡。在山庄的后园中,突然见到了追风剑客万花剑的夫人张氏的身影。丰满的张氏匆匆的从他的香闺走到东面的一座书房门口。   咚!咚!咚!她细细的敲著房门。   兹呀!一声房门已开。房门口出现了一位英挺俊拔的青年。张氏急急一闪而入。房门「嘎」的一声又关了起来。   书房中,只见张氏一屁股就坐在那青年腿上,青年却一脸苦笑的半抱著张氏,低声说道:   「干娘,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万一被义父知道了,那--」   原来这青年是追风剑客万花剑三年前收的义子---万俊杰   「去去去,你别提他了。你那个『没用』的义父,说到他我就恨」   「自从嫁给他之后,不到半年,也不知他练什么功夫,练的那『东西』愈来愈小,到现在一点用也没有了。哼!」张氏愤愤的说著。   「哎!干儿子别在提他了,今夜,是最后一夜了。你义父决定派你去万花谷,你这一去也不知多久才回来,而且万花谷中多的是年轻妖媚的美人,回来后恐怕也不会再要我了,不过今晚你是我的。」   「你别再说了,快点解解为娘的馋吧!」   说罢,张氏一把推倒俊杰在床上,双手立刻去褪下俊杰的衣物。   裤子一落下,俊杰的阳具顶天而立,张氏早已解下内裤,又黑又肥的阴户早已渗出丝丝的淫水,沾的旁边的阴毛□搭搭的。   张氏身手敏捷的跳上床铺,一把拉著俊杰的大肉枪,对准了肥穴,跨坐下去。   滋!的一声,贪婪的肉穴一下把俊杰的长枪齐根吃入---   随之而来的,是张氏熟练又迅速的套动。不愧是练过功夫的女人,套动的速度的确是一流的水准。而且动作的准确度更是没话讲,每次退出时都刚刚好只到龟头边缘,一来不会因为掉出来而停顿,二来俊杰的快感也不会间断。   俊杰乐的轻松舒服,只是偶尔挺一下长枪,配合张氏的动作。这一对畸恋男女,便在这书房中掀起了充满灵欲的风雨。   然而,真正的暴风雨,正从山庄外悄悄的飘进山庄。   昏暗的山庄,突然有十几个黑影越过了围墙。守夜的弟子还没来的及发出警讯,已经一一被收拾了。   最后这群黑衣人集中到大厅门口。追风剑客万花剑正坐在大厅中沉思。   一名高大的黑衣人,拿出一朵白花,猛然射向厅门。   轰然一声,那白花竟惊人的撞破厅门,射入万花剑所坐的椅子。   万花剑跳了起来闪过白花,射向厅门,大喊道:   「何方狂徒,胆敢侵入本庄!」   出了门外,只听见带头的黑衣人,一阵阴笑说道:   「久仰风云山庄,追风剑客万大侠的大名,在下『采花教』门人,特来领教!」   「啊!『采花教』!」万花剑失声惊叫。   万花剑感到情况不妙了,回头向刚刚奔来的女儿急叫道:   「小玲!快带你母亲和庄中所有女人离开,快!」   「哈哈哈---,逃不掉的,万大侠可曾听过,有哪个『采花教』要抓的女人,能逃得掉的。哈哈哈---」   黑衣人怪笑著。   万花剑气极骂道:   「恶徒!」回头又催女儿快逃。   「哈哈!雌儿统统给我拿下,男的全杀了」   黑衣人一声令下,几十几名黑衣人如老鹰捉小鸡般飞扑而上。   现场一阵混乱,到处是兵器交接声,混著女人哭叫奔逃之声。   想不到这次『采花教』会先下手为强,令风云山庄遭此劫难。   在后院享受淫欢的一对,完全不知道前面已经天翻地覆了。只见俊杰正用他的巨兽以『饿虎扑羊』的姿势猛插。张氏已是高潮阵阵,心飞九霄了。   就在俊杰将要忍不住,要与张氏共登极境欢乐时,耳边传来了小玲的惊叫声。   「娘!你在哪里呀!」   「庄主夫人!快逃呀!」   张氏心神一惊,急忙穿好衣裤,奔出房来。   「玲儿!娘在这儿!」   人影一闪,只见衣衫不整、秀发凌乱的小玲,哭哭啼啼的投入张氏怀中。   「娘!我--我们完了! 是---是『采花教』的人来了。」   「爹和庄内的高手正在和他们周旋,情况危急,爹要我们先逃,否则--」   张氏略微一想,拉著女儿便往山庄后门逃去。   而俊杰也已整装好,抽出长剑,冲向前厅。   俊杰只走到一半,便见两名黑衣人,分别抓著两名婢女,脱光了衣服,按在墙上,由后面将阳具插入阴穴中,发出「滋!滋!」声的强暴著。   「妈呀!」婢女惨叫著。   两女婢不过十五、六岁,人瘦小而肉穴窄浅,又未经人事,哪受得了两个黑衣人的巨枪。惨叫几声后,两婢女便痛昏过去。而两名黑衣人却更痛快的顶著嫩穴。两婢女的初血散布在黑衣人的巨棒上,更沿著两腿缓缓流下。   俊杰看得急怒攻心,一跃而上,一剑砍倒一名黑衣人。另一名黑衣人,急忙摔开直滴血的婢女,闪身避开俊杰的剑。   「哪里来的臭小子,胆敢背后偷袭!」   俊杰不再理会他,冲往前厅。一进厅门,心里便暗叫一声苦。   原来他义父万花剑已倒在地上,其他高手也都挂了彩,相继倒下。   俊杰急奔到躺在地上的义父身边,只听万花剑说道:   「俊杰--速奔万花谷--想不到--唉--取我的太阿--剑,还有--这一份--喔-喔-」   万花剑无力的伸出右手,咽下最后一口气。   俊杰不由泪下,向天发誓道:   「义父您安息吧!我一定会铲除邪教,重建风云山庄!」   他伸出手从义父紧握的右手中,抽出了一小团布条,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份血书:   敬禀万花谷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日大限将到岂能预料,今立此书及太阿神剑以为信物。命本门弟子前往求助。恳求于与大力调教,俾使以重振本庄,为武林除害。   追风剑客 万花剑 血叩   俊杰激动的看完血书,忙放入怀中,趁黑衣人不注意的时候,轻功一展,飞也似的直奔万花谷。   ∼∼∼∼∼∼∼∼∼∼∼∼∼∼∼∼∼∼∼∼∼∼∼∼∼∼∼∼∼∼∼∼∼∼∼∼∼ 第三章 入谷 万花谷谷主,是曾在多年前名震江湖的凌波仙子。她成名多年,但是年龄始终是个迷,因为她修习某种诡异奇功,外表始终年轻艳丽、貌美如花。   她除了人美艳无双之外,武功更是高不可测。自从退隐万花谷之后,开始收徒,授以武功。她收徒的条件也别开生面,首要貌美如花。因此,武林中的豪客,每人梦寐以求的,便是娶得谷中美女为妻。万花剑便是唯一的幸运儿。   俊杰只花了十天便找到了万花谷。谷口的花阵让俊杰确定他已经找到了。   『万花迷魂阵』是入谷的重要屏障。分为『万花阵』和『迷魂阵』入谷之人若不识此二阵,必定被困在此二阵中,活活饿死或是狂乱致死。然而此阵法破解之道,张氏早已告知,因此他毫无困难的便走过此第一阵。   然而真正困难的是第二阵--『迷魂阵』。   『迷魂阵』其实便是由一群生动逼真的活春宫塑像组成。其逼真的程度,连毛发、毛细孔、淫水等等都历历可见。在加上它配合的特殊阵法,专门惑乱人的心智。因此,只要定力稍有不足心智立刻被迷乱,终究会发狂的陷入无边无尽的高潮中,精尽而亡。   然而,正当年轻的俊杰,无论如何,定力必定是不足以通过此阵的。不过,张氏早为他想了条计策。那就是将双眼蒙上,只靠记忆中的路径走去。因此,俊杰此时正蒙著眼走在阵中。   俊杰走的很小心,然而终于不小心的,还是碰到了其中一个塑像。指尖迅速传来了一片少女嫩滑肌肤的触感,引得俊杰心神一颤。差点就忍不住要拉开眼前的布条,不过他终于还是忍住了。仔细想了想接下来该走的方向,继续摸索著走去。   不过,俊杰的运气实在不太好,他又碰到了第二尊塑像,这次比上次更刺激。由于俊杰蒙上眼睛走路,因此两手不由自主的便平伸在胸前。可是好死不死的,这双手这次刚好搭在塑像的双峰之上,双手恰可盈握的双乳,让俊杰真舍不得放开。   俊杰忍不住了!他开始疯狂的玩弄起手中的玉乳。而这双乳竟然如真人般的渐渐变硬起来,俊杰此时已无法思考为何会如此了,双手更疯狂的往下游去。终于来到阴户的所在,俊杰的手刚刚按上阴户,耳旁却传来一声女子满足的呻吟   「唉!啊--」   俊杰的人一下清醒了。   塑像再真也不该会呻吟啊!他迅速的扯掉眼前的布条,睁眼一看,他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眼前竟然是一位美如天仙的妙龄少女!而且这美艳的绝色佳丽身上竟是一丝不挂!   他无法分辨自己是否已经被阵法所迷惑,因为深藏心中的兽性已经爆发,他已经冲上前去,抱起她柔润娇嫩的身躯,狂乱的亲吻她的双峰、她的唇、她的腿,最后吻上了她的蜜穴。他的舌缠绕著她最敏感的花心,迅速的舔著。   「啊!---嗯----」   「快啊!唉--喔---」   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俊杰的耳中,钻入他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性。   俊杰终于知道,他并没有发狂。眼前所抱著的仙女,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真人。他不知道为何仙女会在这里,更不知道为何仙女会一丝不挂的让他抱住。然而,他也无暇去想了,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原始的、急色的、充满兽欲而急欲发泄的--男人。   他粗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著他的巨枪,腰一挺,跨下的巨兽便肆无忌惮的攻入蜜穴的深处。不要说他不温柔,此时的他只是一头狂兽,疯狂的要把他十天来,郁闷在心中的恨意,痛快的发泄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这一位娇滴滴的美娇娘了。细密娇嫩的蜜穴,在俊杰的疯狂攻击下,仿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著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实感,是她许久未曾尝到的美味--『阳具』在进出著。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液随著俊杰巨枪的攒刺、抽插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压得小草都不胜娇羞的低下头去,仿佛不好意思见到这邪淫的一幕般。   俊杰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缠著俊杰的腰,肉穴顶著俊杰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密穴深处,试图驯服他的凶性。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   站立著的俊杰,因为运力举著她,跨下的猛兽更见壮大。她只觉得,小穴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搐,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   她心里颤抖著想,她会被这头猛兽吃了!   俊杰依然用尽全力的努力攻击著。   此时俊杰已经放下她,转进至背后攻击她那已饱受摧残、早已通红的嫩穴。   狂乱的俊杰,其实眼中已非眼前的仙女,而是一幕幕黑衣人逞凶的画面,他想用跨下的凶器,一个一个的--戳!戳!戳!他要一个一个的让他们死在自己的巨枪之下。   由于淫液早已被这巨兽挤出肉穴之外,缺乏爱液的润滑,可怜的她,嫩穴已经不只是红了,而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   「啊!啊!啊!啊----」   快乐的呻吟早已转为痛苦的哀鸣。初时的快乐欢愉,早被这头在他肉穴中于取于求的恶兽所赶走。   然而,再凶猛的邪兽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   在最后的攻击中,俊杰终于把他郁积在心底的恨意,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深深的射入这可怜的仙女深处。他终于松懈下来,深沉的睡在她的胸口。而跨下的凶兽,也慢慢的变成温驯的小绵羊,静静的躺在小穴的拥抱下。   「喔!吁---」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哪里来的好人儿呢?」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抱起他缓缓走回万花谷深处……………………   ∼∼∼∼∼∼∼∼∼∼∼∼∼∼∼∼∼∼∼∼∼∼∼∼∼∼∼∼∼∼∼∼∼∼∼∼∼ 第四章 初尝 俊杰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时日,终于转醒。只觉得身心舒畅,浑身弥漫著前所未有的劲力。俊杰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娇嫩的妙龄女郎。那女郎见他张开眼睛,惊叫了一声,转身叫道:「大姊!大姊!他醒了!」   俊杰翻身坐了起来,正好瞧见门口走进一位中年女人,不不不,装扮是像中年女人,但是面貌却似只有双十年华。令人怀疑他的真实年龄,到底几何。   「你醒啦!太好了!你昏迷了这许多天,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们可要累坏了,天天伺候你可真累死人了。尤其是梅兰竹菊四姊妹,天天伺候你,洗澡、更衣、喂饭。可真是辛苦她们了」   俊杰听她说了一大串,可是仍然摸不著头绪。隐约只记得,入谷时似乎和一个女人有过一番云雨。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何会在这里、这里是否是万花谷他一点也不知道。他等到她说完话,问道: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我昏迷多久了?」   「哎呀!慢慢来!一次问一个问题嘛!叫人家怎么一次回答那么多问题呀!」   「对不住!我太急了!」俊杰说。   「好吧!首先,我叫做『花姨』,她是『竹剑』。这里嘛!就是『万花谷』啦!你在咱们『梅剑』闺房,算算也昏睡了七天了。」   「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到要问你了,你是怎么能通过谷口的『万花迷魂阵』的?老实说来,不要说谎,小心我杀了你」花姨威胁的说。   「我是万花剑的义子,张氏是我义母。我能通过『万花迷魂阵』自然是我义母教我的。可是………」俊杰还没说完花姨又道:   「哦!原来是自己人呀!难怪你能进来,可是你没事跑这儿来做什么呢?还有,你既然能入谷,为何会昏倒在我们万花楼的门口呢?难道你不会敲门吗?」   「唉!一言难尽呀!简单的说,就是我们风云山庄被毁灭了。义父命我来此求艺,好找出仇人,报仇血恨,并重建山庄。至于我为什么昏倒在万花楼门口,老实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记得,我似乎走出了迷魂阵,遇到了一个人,之后就不知道了。」   花姨道:「嗯!最近我也觉得很奇怪,谷中似乎有外人潜伏,偏偏谷主外出云游快活去了,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花姨显得很担忧,眼睛盯著窗外不知想些什么。   俊杰道:「谷主不在,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能留在这里学艺吗?」   花姨道:「你留下来倒不是问题,我想谷主也会跟我一样让你留下来的,只是…………」   俊杰急道:「只是什么?」   花姨道:「别急!只是不知道谷主何时会归来,再由谷主教你本门神功。我怕我们这些人的功力不够,误了你的大事。」   俊杰听完此言,心中感到微微失望。   「啊!有了!」花姨喜道:「我记得,本门神功是录在一本『万花秘录』中,谷主曾经交代我们要好好看守,我把书本拿给你研习,那就没问题了。」   俊杰喜道:「太好了!那我就可以留下来了!」   花姨道:「没错!你再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我再开始传你功夫。竹剑,走吧!让万公子好好休息吧。」   竹剑道:「是!」转身跟著花姨走了出去,把房门关了起来。   第二天很快的就来到了,花姨如言把俊杰叫到『冰火洞』,开始教他功夫。   「万公子,我先把本门神功的精神告诉你,本门神功的威力,其实不在肉眼可见的功夫招式,而是在于内力的养成与运使。有了无与伦比的内力,加上运用自如的能力,那又有什么功夫不能使,而且用起来要比诸其他人更加有威力。同样一掌,别人只能令你疼痛,而你的一掌却能摧筋断骨,要了他的老命。」   俊杰道:「我懂了,内力深厚的就像大力士,内力不足者就像小孩童,功夫招式则是大铁棒。大力士用大铁棒自然威力惊人,小孩子玩大铁棒自然伤不了人。」   花姨道:「比喻得好极了,正是这个道理。本门神功何以较诸别的们派尤有过之,其实关键是在于『羞耻心』。」   俊杰道:「羞耻心?」   花姨道:「是的!因为本门神功,乃源自密宗欢喜佛所传下来的『双修密法』,再经谷主的多年研修,改进而来,成为『凌波仙术』。」   俊杰道:「『双修密法』是什么?」   花姨道:「『双修密法』就是男女在交合时,两人同时修习的密法,两人都可获得绝大的助益。所谓和『羞耻心』有关就是导因于此,因为一般人,尤其是女人,哪好意思和很多男人『双修』呢?而本门神功却要求与愈多人修愈好,功力的增进才快,因此为正道中人所不取。而你,我想这一点不是问题啦!」   俊杰心里偷笑道:「嘻!这一味最适合我了!」   花姨续道:「我先把总纲念与你听。你仔细听著,天下万物皆分阴阳,太极生阴阳,阴阳生万物。阴阳调和,万物成焉。人身亦不乎阴阳,男属阳女属阴,阴阳调和,万气生焉,万气勃发则神功自成。」   花姨见俊杰兴致勃勃续道:「不过要练此神功也有一点难处,就是………」   俊杰急道:「什么难处?」   花姨道:「就是练的男人『本钱』要足够,若是不足者妄练,则不但无益反之有大害,不可不甚。」说著说著,双眼便在俊杰的跨间瞄来瞄去。   俊杰知道花姨在想什么,毫不犹豫的褪下裤子,露出他那粗莽的阳具。花姨的眼睛陡然一亮,眼光直盯著俊杰的巨枪。好一会儿才又说道:   「本钱你是有了一半,另一………」   俊杰又急了:「一半?」他是一向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小弟弟的大小、形状,可是花姨居然说只有一半。   花姨道:「是的,一半,另一半要试过了才知道。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吧!」   说著便走向俊杰。   来到俊杰面前,花姨伸手扶起俊杰的阳具,蹲下来,嘴一张,便含著俊杰的巨枪,用力吸吮起来。这花姨的嘴功真不是盖的,俊杰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迅速的升起,直冲脑门。俊杰很快就到了他的极限,一股热浓的精液,直射入花姨的喉咙深处。   花姨的口直到俊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离开他那仍然挺立的阳具。笑著说:   「看来你的本钱还不够喔!没关系,我们会给你好好训练一番,不用担心。」   俊杰羞涩的道:「是是是,我一定会虚心学习的,希望能早日修习神功。」   花姨道:「好,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个冰火洞,好好培养你的本钱吧!我会叫『梅兰竹菊』在这里陪你练功,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练的。」   俊杰道:「是」   花姨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俊杰一个人。   俊杰送走了花姨,才认真的打量这个『冰火洞』。洞本身并不大,洞口有一块扁平树立的大石头,就像屏风一般,挡住内外的视线。洞的中央有一座石床,靠里面的石壁上,有两道不小的泉水,激射而汇聚于底下的水池。这池水不见流出的水流,却也不见它涨过水池,想是另有出水口。   俊杰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又站了这许久,便想坐到床上休息。哪知刚一屁股坐了下去,立刻跳了起来。这床竟然会热得烫人!   俊杰这才又仔细的查看这张床,俊杰运气于手掌,自然不怕这点温度,伸手便要试一试这床。然而,这次却更让他意外,手上传来的却是如冰的冰冷!   「嘻!甭试了!」梅剑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笑著说:   「这床可是本谷至宝『玄冰烈火床』,它会在瞬息间,由至冷变成至热,冷热交替不定。这床就是你的第一件功课了。」   「哦!第一件功课?」   「是呀!你要先能在这上面睡上一个月才算通过。」   「哇!你开什么玩笑,光是一种冷或热就受不了了,更何况是忽冷忽热。你真是爱说笑,你自己上去试试。」   「谁有空跟你开玩笑啊!这才是基本功而已呢!以后才难呢!你马上给我上去躺好,不然拉倒,立刻出谷去。」   俊杰听到出谷两字,心中一凛,不敢玩笑。运起全身内力护住全身,缓缓的爬上床,躺了下去。   「这才对嘛!」梅剑笑著说:「你躺在上面有两种作用,一是让你能忍受忽冷忽热、至冷至热的变化。二是让你体内的真气阴阳兼备,加速内力的锻炼。所以你要乖乖的躺好,尽量忍著点。」   「是--是………」原来此时床正是处于至冷的状况,俊杰冷的直打哆嗦。   「哇!---」俊杰突然一声惨叫。原来床又转为至热了。才刚有点适应冰冷的他,皮肤又接触到这原本就会烫人的温度,那种烫的感觉更胜于原本的温度,俊杰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烧焦了。   「喂!你鬼叫什么啊!你现在还穿著衣服耶,以后可是要脱光了躺呦。现在这样就受不了,那还练什么?」   「是!是!我不叫不叫。」俊杰还真怕她们会赶他走。   「嗯!这才像话。」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俊杰日夜不停认真练功。由于有『玄冰烈火床』的辅助,俊杰的功力突飞猛进,并且全身已不再畏惧床的冷热聚变。   这天,梅剑陪同兰剑一起来到这『冰火洞』。   梅剑道:「嗯!第一课总算上完了,从今天起,就可以继续上第二课喽。」   兰剑道:「还记得一个月前,花姨说,你只有一半的『本钱』吗?」   俊杰羞赧道:「记得。」   兰剑道:「从第二课起,就是要培养另一半『本钱』了。」   俊杰道:「是,请快点开始吧。」俊杰对这件事还真有点急。   梅剑道:「快?待会儿可不要哀哀叫。」   兰剑道:「你可曾注意过,床中间有个洞?」   俊杰道:「是,不知有和用途?」俊杰其实早就注意到那个洞了,可是一直猜不透到底有何用途。   兰剑道:「第二课就要利用这个洞了。」   俊杰道:「哦!怎么用?」   兰剑道:「就是把你的那话儿放到里面,如同上次一样,一个月。」   俊杰怀疑道:「行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俊杰现在虽然不再怕『玄冰烈火床』的冷热,但是那话儿可比其他地方娇嫩脆弱多了,他可不敢轻易尝试。   兰剑道:「行的!只要你把对抗冷热的本事,全力集中就可以了。当然,一开始会比较苦,但是,这是修炼神功的必备基础,你一定要熬过去。」   俊杰虽然半信半疑,但是仍然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