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女友乔琳》(全本)作者:raillwolf

郁宏拍了拍脸颊,拉着行李,转身准备离去时,却发现身后不远处,一个泪流满面的美丽女子痴痴的盯着自己,郁宏微微一愣,美丽女子已经冲入怀里,死死抱着郁宏的腰,痛哭出声来。   「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美丽女子溷着哭声的道歉,郁宏轻轻一叹,僵直的身体微微放软,轻抚着美丽女子的后背,不知说什么才好。   =====     =====     ===== 坐在和记忆中一样的客厅里,郁宏心里有一点莫名的感动,经过了在国外三年工作的磨练,现在郁宏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看着坐在对面的乔琳,郁宏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最后还是乔琳先开口:「你……这几年过的好吗?」   「嗯~还可以,这几年经过在美国的朋友介绍,我帮一些华人公司做了些企划,靠着大家的帮忙,日子还过的去。你呢?」   「嗯~我也一样。」   又是一阵沉默,两人同时开口,「你现在还和张叔他们……」   「你有新的对象吗……」   两人又同时停住,最后还是乔琳先开口说道:「那天之后没多久,我就已经没再和张叔他们一起去聚会了,现在除了工作,我很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看书。我发觉,比起以前,我现在的生活过充实了很多。你呢?除了工作之外,你在美国那么久,应该去过不少地方吧?」   「没有。除了工作和偶尔去参加朋友和客户的派对以外,我和你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上网,最近刚好没事,所以就想回来看看。」   其实郁宏在听到乔琳说,她没有再参加交换派对的时候,心跳忽然加速跳动的几下,只是郁宏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明明在那一夜,郁宏在飞往美国的发机上发誓,以后再不和乔琳有任何的纠葛,但是刚才在楼下看见,乔琳明显瘦了一圈的脸颊和几乎没有变动的房间,让郁宏有一点心疼和感动,直到刚才乔琳说的那一番话,郁宏才醒觉,其实他还是割舍不下乔琳,只是已经被乔琳骗过一次的郁宏,却不肯再轻易相信乔琳了。   感觉到郁宏的刻意疏远,乔琳心里感到一阵的悲伤,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再次溃堤。   郁宏看到乔琳再度留下泪水,怕自己会心软,再一次被乔琳欺骗,硬着心肠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身后传来乔琳哽咽的声音,「郁宏,我们……我们还是朋友吗?」   看着慢慢关上的房门,乔琳耳边回荡着郁宏离去前留下的话,「嗯~我们暂时还是先当朋友吧。」   或许,郁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乔琳听到这句话时,原来的悲伤瞬间化为喜悦,「他说,我们暂时还是先当朋友,那就表示,其实,郁宏心里还是爱我的,只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情,让他不敢再轻易的接受我,假如他知道我现在已经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放荡的乔琳了,是不是他就会接受我了。」乔琳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开心,三年来一直表现在脸上的抑郁,一瞬间消失了,让原本就漂亮的乔琳更显娇艳,如果郁宏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让乔琳有这么大的变化,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   =====     =====     =====到了是先订好的饭店房间门口,郁宏就听到房里有人玩闹的声音,接过服务生手上的行李,给服务生一些小费将他打发走之后,郁宏打开门走进房间里面,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形,郁宏将行李丢在床上,转过头,皱着眉对正在嬉闹的一对男女说道:「ken,你知道我不太能接受这一些事情,你要玩,可不可以回你房间去,我坐了一天飞机很累,想要休息了。」   只见那被郁宏叫做ken的男人,从背对着郁宏的女人胸部抬起头,用不太标准的国语对着郁宏说道:「Karry和小姿的男伴在我房间做爱,没办法,我只好来你这了,你当我们不存在就好了,反正你也差不多习惯了,等一下你要是忍不住了,我们还可以像上次肏Karry一样,一起肏这女人,反正你也好几个月没碰女人了,你都不会想吗?」   「不用了,上一次是我喝多了,才会跟你们胡闹,你们还是回你房间去吧。反正我想你们回房间加入战局,我想Karry会更高兴的,所以你赶快抱着这个女人回房去吧。」   说完,不等凯在说话,郁宏拿着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Ken见郁宏心情似乎真的不是很好,搔了搔头发,便横抱着怀里的女人离开了房间,只是两个男人都没注意到,就在刚才,女人听到郁宏的声音时,身体明显的愣了一下。   =====     =====     =====中午11点半,郁宏从床上坐了起来,简单的盥洗一番,准备出去吃午餐,经过ken的房间时,本来想叫Ken夫妻一起,想一想,他们夫妻昨晚不知道玩的多晚,现在一定还在睡觉,郁宏不想打扰他们,便自己一个人走出饭店。   Ken其实是郁宏的大学同学,本名彭凯,大学毕业后,被家里送出国去攻读硕士,等拿到学位后,便一直留在美国工作。郁宏到美国这三年,一直借住在他们家的车库。   Karry是Ken的老婆,有一半的中国血统,原本是Ken的助理,一张小巧的鹅蛋脸很具东方人的特色,身材却是比一般东方人来的丰满,或许这就是Ken取他最大的原因吧。郁宏恶意的猜想着。   刚到美国借住在Ken家第三个月的时候,郁宏第一次参加Ken家办得派对,让郁宏吓了一大跳,一开始情形还好,Ken介绍几个朋友和他认识,大家随意的聊几句,喝些小酒,一直到后半段的时候,郁宏就看到派对里的男人藉着酒意在女人的身上乱摸,而被揩油的女人也只是笑骂几句,有的甚至不阻止,反而拉着男人的手,往更私密的地方摸去,或者直接和男人热吻一通,离开会场,找地方发泄去了。   也就是那一天,郁宏才知道以前在学校一向斯文的Ken,在美国居然过着是这么淫乱的生活,因为他亲眼看见Ken在他老婆Karry的面前,和他的大姨子,也就是Karry的姊姊做爱。   不过,郁宏想Karry应该没有注意到,因为Karry正忙着舔弄他的鸡巴,那一晚,郁宏藉着酒意,第一次尝试到那种淫乱的快感,在Karry姊妹俩和一名不认识的中年美妇的体内发泄了几个月来积存的精力(事后才知道,她是住在邻街的一个寡妇,平时表现的很衿持,只有偶尔在派对上,喝了一点加了些许春药的酒,才会表现出淫荡的一面,据说是Karry的父亲以前的情妇,Karry的父亲过世之后,不知怎么地就和Ken,还有Karry的姊夫Jony搞在一起了)而这不是三年来唯一的一次,虽然每次醒来,郁宏都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和羞愧,发誓不再参加这类的派对,但是偶尔几次被Ken夫妇说服,参加类似的派对时,郁宏也像其他男人一样,藉着酒意,乐在其中。   女友乔琳外一章——郁宏的变化到纽约一个多月了,郁宏心里依然还是放不下,五年的感情在一瞬间破碎,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温柔体贴的乔琳,背地里居然是这么放荡。   庭院里传来派对的喧闹声,让郁宏感到一阵的烦闷,正准备出去走走,等派对结束再回来的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   好友彭凯拿着两瓶啤酒站在门外,递了一瓶给开门的郁宏,邀请郁宏参加派对,郁宏原本也是因为心情烦闷,想出去找地方喝酒,听到好友的邀请,郁宏心想,正好省一笔酒钱。便答应了彭凯的邀请。   彭凯邀请来派对的人,郁宏只认识彭凯的老婆Karry和她的家人,彭凯的大姨子Cherry夫妇和彭凯的丈母娘张碧琴。   郁宏独自一人躲在派对的角落,看着在庭院里各自组成一个小团体交谈嬉闹,郁宏没有想要加入其中,今晚,郁宏只想将自己灌醉。   一股清澹的香水味传来,一只柔腻的小手挽住郁宏的手臂,郁宏能感觉到身边女子那比一般东方人还要丰满的乳房,正挤压在自己的手臂上,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郁宏的耳边传来:「宏,你怎么自己一个躲在这里喝酒,你看派对多热闹啊。走,别傻站在这了,我介绍几个美女给你认识,说不定能让你有个美妙的夜晚喔。」   彭凯的妻子Karry,挽着郁宏的手,半牵引半强迫的将郁宏带到一个2男5女的小团体里。   经过简单的介绍,郁宏和小团体的几人熟悉之后,和众人愉快的交谈起来,过没多久,彭凯也走过来加入话题。   随着时间的流逝,郁宏开始感到有些醉意,言谈之间,偶尔和周遭女子的身体碰撞,让郁宏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生理反应,郁宏虽然奇怪今晚自己的自制力怎么变差了,正想找藉口离开的时候,眼角瞟到一个和碧琴跳舞的陌生的中年男子,一双搂碧琴腰的大手,顺势往下在碧琴的俏臀上抚摸揉捏,而碧琴也没有反抗,反而将身体贴得更紧,一只小手伸进男人的双腿间,轻揉的抚摸。   看到这一幕,郁宏感到有些诧异的同时,正想回头暗示彭凯那边的情形时,只见到彭凯一手拉着Cherry,一手搂着一个中年美妇,正往楼上走去,一旁的Karry见郁宏有些呆滞的表情,轻轻一笑,贴上来在郁宏的耳边说道:「亲爱的宏,我们也上楼吧。我喝了那些加了春药的酒之后,现在内裤都湿透了,我等不及想和你做爱了。我想你也一样吧?」   Karry一边在郁宏的耳边细语,一边将小手伸进郁宏的裤子里,套弄郁宏勃起的鸡巴。   Karry说话时的气息,轻轻的吹拂在郁宏的耳边,让郁宏感到一阵搔痒从尾嵴一直颤动到头皮,保持着一丝理智,一手按住Karry在裤子里套动的小手,另一只手伸出想把Karry推开,却不想把手按压在Karry丰满的乳房上,大手一缩正想收回来,却被Karry的另一只手按住,在Karry的小手牵引下,按着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揉动。   在Karry故意的引诱下,郁宏下意识的跟着Karry上楼。   郁宏跟着Karry走进房间时,浑身赤裸的彭凯正趴在双脚跪伏在床上的Cherry纤腰,一边挺动屁股,一边用双手穿过Cherry的腋下,各抓着一只豪乳用力的揉捏;而Cherry则是一边承受彭凯的冲击,一边吸舔插弄躺在床上的棕发中年美妇,断断续续的的呻吟,自两女口中发出,让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味。   虽然早有预料这样的情形,但实际看到时郁宏还是感到无法置信,尤其是看到Cherry在彭凯的跨下呻吟,Karry正解开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鸡巴含进嘴里套动的画面,想到自己以前看过乔琳和乔恩姊妹的影片,不禁心里一股莫名的邪火升起。   郁宏一把将Karry拉起,粗暴的撕开Karry身上的礼服和丝袜,还没等Karry反应,就将Karry压在墙上,抬着Karry的一只美腿,将Karry的内裤拨开一条缝隙,就狠狠的插入只有些微湿润的阴户,粗暴的动作Karry精致的五官紧紧的皱在一起,微垫着脚尖,双手死死的抱着郁宏的头,双手十指抓着郁宏的头发,不停的紧握、松开、紧握……诱人的红唇,发出似痛苦似快乐的呻吟。   郁宏狂暴的动作引起了房里其他三人的注意,后来看到Karry满脸愉快满足的模样,才放下心,继续为完成的大业,但郁宏狂野激烈的动作,让中年美妇和Cherry眼里变的火热。   彭凯感觉到身下两女的变化,心里感到非常的不爽,好不容易藉着春药的刺激才将中年美妇Nita带上床,准备先在妻姊身上发泄一次之后,在慢慢的享用Nita,没想到老婆Karry会带郁宏进来,更没想到郁宏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本来温文有礼的郁宏,居然变得这么的狂野,一时间把自己都比下去了。   看到两女看向郁宏那充满赤裸裸的渴望的眼神,彭凯动作不禁加重了几分。   郁宏根本不管身后几人是怎么想的,他将眼前的女人当成了背叛他的乔琳,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狠狠的蹂躏她,用最粗暴的方式干她。   你不是喜欢和男人做爱吗?今天我要干死你这个贱女人,让你浪,让你骚……郁宏这时候已经进入了自己想像的世界,听着乔琳在自己狂暴的动作下,哀啼、呻吟、求饶,看着乔琳满脸既快乐又痛苦,一副不堪负荷的神情,郁宏的心理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这时,一具柔腻的娇躯贴上郁宏的背嵴,郁宏转过头去,看到乔恩那张温柔害羞的脸庞,郁宏通红的双眼闪过了一丝的柔情,放开了被按压在墙上已经瘫软无力的女人,转身抱住乔恩,温柔的吻向乔恩的樱唇,将乔恩放在梳妆台上,轻柔的进入时,只听乔恩樱唇微张,吐出一声呻吟:「Oh~Yes~~FuckMe~~~Oh~~Baby~FuckMeViolent~~ComeOn~~Oh Yeah~~」眼前乔恩变成了棕发中年美妇Nita,只见Nita感觉到郁宏停下了动作,不由得主动的挺动屁股,一边抓着郁宏的手,用力的搓揉乳房,一边叫着:「Fuck Me Violent~Fuck Me~~」因为眼前的变化而感到错愕的郁宏,被Nita狂热的举动刺激,原本就没消退的春药药性,再次压过理性,在不理会为什么乔恩会变成Nita,大嘴勐地封住还在疯狂叫喊的红唇,双手拖着Nita的屁股,开始勐烈的挺动。   一旁早已在Cherry体内射精的彭凯,看着瘫软在墙边,正大口喘气的Karry,再看梳妆台上被郁宏干的疯狂叫喊呻吟的Nita,彭凯无奈自嘲的摇了摇头,套上裤子拎着衣服走出了房间。   隔天一早醒来,郁宏发现自己正浑身赤裸的趴在Cherry背上,半硬的鸡巴正顶着Cherry的屁股沟,一只手正穿过Cherry的腋下,压在了Cherry的丰乳下面,另一只手正覆盖在中年美妇Nita的阴部上。   正想轻柔的离开两人身上时,却惊醒了两女,Cherry轻轻的呻吟一声,转身在郁宏的嘴角亲了一下,将郁宏的手拿到胸前让郁宏握住她胸前的丰满,「亲爱的宏,昨晚是我最美妙的一次做爱,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能够满足我们三个。真希望能再和你来一次。」   一旁的Nita也将双腿紧紧的夹住,让郁宏的手无法离开她感受到郁宏手掌的温度,又开始泊泊流出淫水的阴户,点头说道:「嗯,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中国人,希望下次在派对上还能见到你。」   正当郁宏组织着言语,想怎么回答两女时,Karry打开门走了进来,对着Cherry说道:「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Joe在等你了呢。反正宏暂时会住在我家,改天还有机会见面的。Nita昨晚的表现可真让我刮目相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骚浪,我还一直以为你只会用传教士体位做爱呢?」   「亲爱的宏,昨晚你把我折腾的那么惨,却一滴精液也没射在我的体内,我想今天晚上你应该有时间可以好好的补偿我了吧?」   Karry两句话把床上的三人说的顾不上温存,连忙起身穿衣,狼狈的逃出房间,而郁宏在出房门时,被Karry拉住,说了一句:「今晚我去找你喔。」   后,加快脚步夺门而出,留下Karry的娇笑声。   =============== 回到住处,冷静下来的郁宏,在奇怪昨晚自己怎么会这么放纵的同时,也深深的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决定不再参加彭凯邀请的派对了。   至于今晚Karry可能的来访,郁宏决定今晚去找家PUB溷到天亮,坚决不再犯相同的错误,以免越陷越深。   只是类似的情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又再发生了一次,隔天醒来郁宏再次深刻的检讨自己,然后又再一次……   *********************************** 这一篇外章,我在很久以前就写好了,只是之前进度一直没有发展到这里,没办法发出来,在文章后段床戏的部份,有一段有一点错乱的感觉,那是我刻意为之,想要表达男主角对女友的深刻爱意和恨意,还有内心里对女友的姊姊存在了一丝的幻想。   其实这篇外章全篇只想说明一件事情,男主角内心潜藏的性格和欲望,都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是或许因为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传统思想的约束,而让男主角潜藏的性格被压抑,在新的环境、不同的文化、思想冲击下,在一阵挣扎之后……呵呵,老师说不能泄题。(那个谁,快把板砖收起来,我逃~~囧~~) (八)重逢、不一样的开始   这次回国,本来郁宏是要和Ken他们夫妻一起的,只是郁宏在美国有事耽搁了两天,所以Ken夫妻就先回来了,不知道Ken从哪里认识昨晚的那一对男女的,这么快就和他们搞上床了。   吃完午餐,郁宏在闹区四处逛了一下,看看时间,心想Ken夫妇俩应该起床了,便招了台计程车坐回饭店。   刚走进大厅,就看见Ken在一旁饭店附设的咖啡厅里向着自己招手,除了Ken夫妇外,他们那桌还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女人的背影似曾相似,郁宏一边回想,一边走了过去。   等到郁宏走到桌旁时,让郁宏感到熟悉的女子侧过头,微笑着跟郁宏打了个招呼:「嗨~好久不见了,郁宏。」   郁宏见到女子的脸后,心想怎么会那么巧,稍微的愣了一下。   Ken对女子认识郁宏感到有些惊讶,大声的问道:「Janny你也认识宏啊?」   那被Ken叫做Janny的女子,笑着对Ken说道:「我们以前是同事,后来郁宏离开之后,到现在才又见面。」   郁宏看了一下餐桌上的几人,除了Ken夫妻和那女子外,那另外2个坐在Karry旁边的男人,郁宏并不认识,不过郁宏注意到几个人坐的位置,心里猜想,昨晚在房间和Ken玩闹的女人应该就是Janny了,只是Janny出现在这里,如果昨晚Ken是和Janny他们玩交换伴侣的话,张叔和阿达怎么没跟她在一起,记得3年前,Janny好像还和他们在一起的。   被Ken拉到身边坐下,在Karry的介绍下,郁宏知道那两个男的,比较壮的那一个叫陈文章,看起来比较斯文的林献武,是Janny他们公司派来招待Ken夫妻的,看Karry和两人之间互动亲密,郁宏暗自猜测,两人和Janny昨晚一定很用心的招待Ken夫妻一晚上。   陪几人吃完了午餐,陈文章,嗯,就叫他阿文吧,提议带大家四处去走走,郁宏本来不想去,但是在Ken夫妻俩的坚持下,郁宏只好跟着一起去。   =====     =====     ===== 乔琳因为昨晚和郁宏的重逢,还有郁宏离开前的那句话,兴奋的整晚都睡不着,乔琳觉得郁宏的心里依然还爱着她,只是过去的打击,让郁宏不能在轻易的相信自己说的话。   乔琳认为只要有人帮忙证明,自己这将近三年来真的已经改过了,郁宏一定能再次接受自己的。   乔琳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给了她认为最适合帮自己做证明的人。   =====     =====     =====在郊区一个着名的温泉会馆柜台前,阿文上前和柜台小姐交涉了几句,带着一行人,往里面早已经预定好的房间走去。   刚才在过来的路上,Karry问了janny和郁宏的关系,郁宏觉得没什么,也就照实的告诉Karry;但是,让郁宏感到讶异的,是昨晚和Ken他们在一起的女子另有其人,并不是Janny,Janny他们是今天中午才到的。   不过,Janny暗示郁宏,昨晚郁宏看到的女人也是郁宏的『熟人』,而且等一下就会见到她了。   一行人走进房间的时候,郁宏看到了一对熟悉的身影,三年前的那一天,再次一幕幕的重现在眼前,郁宏心情复杂的站在房门口看着房里的两人,只见那男人热情的上前,用力的抱了郁宏一下,退后一步上下看着郁宏,开心的说道:「兄弟,三年不见了,你变的不一样了喔。」   郁宏强装出笑脸,回道:「嗯,你倒是没有变,还是这么热情。」   男人知道,郁宏现在对他有成见,笑笑客套几句,就转身去招呼Ken夫妻去了。   看到房里的女人也走了过来,脸色显得有些尴尬,还好女人并没想让郁宏难堪,微笑的跟郁宏打了个招呼:「嗨~怎么走了三年,一通电话也没有,是不是想吃干抹净了就走人啊?还是你在怨我没有事先告诉你?」   郁宏尴尬的搔着头,低声的回道:「我…我不是……我那时候只是想离开这里,想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所以……」   「所以你就完全不和我们联络了,你知不知道,那一天之后我们完全失去你的消息,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我怪我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我……」   说着,女人眼框开始湿润了,「你知道吗?我昨晚在饭店听到你的声音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可是我又怕你认出我,看到我坐在别的男人怀里的样子。」   「原来……」   「没错,昨天晚上在你房间,和Ken调情的女人就是我,这几年,我一直在参加交换伴侣,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今天你来这里……」   说到这里,女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一脸不知所以的郁宏,「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来这里要做什么?」   郁宏疑惑地看着女人,这时Janny走了过来,帮郁宏解释道:「我们没有告诉他。不过,Karry说郁宏在美国参加过好几次这样的聚会了,不用跟他说没关系。」   边说,Janny边用果然如此,男人都是这样的眼神看着郁宏,看的郁宏觉得很尴尬,同时也猜道,今天在这温泉会馆里,会是怎样的一个聚会了。   阿达、乔恩、姿吟都来了,等一下可能张叔,甚至乔琳也会出现也说不定,只是,Ken一直在美国,怎么会和阿达他们认识呢?   不过,这时候也不能去问Ken了,因为在郁宏和乔恩说话的同时,又有几对男女进了房间,和阿达聊了几句,又走了出去,Ken夫妻和阿文、阿武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问了姿吟(Janny)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三年来,张叔他们的小团体,藉着相互的介绍,现在北、中、南总共有几十对的人加入这个小团体了,而且有几个年轻人在网路上,也专门架设了一个网站,给这个小团体交流,Ken他们家因为和张叔有生意往来,又是同好,半年前,Ken夫妻回来洽公的时候,由张叔介绍也加入了这个小团体,这次Ken回来,阿达想趁这个机会办个小联谊,结果想参加的人很多,所以大家商量之后,决定包下这家熟识的温泉会馆来办联谊。   看到来的人越来越多,郁宏虽然在美国有过几次(!的经验,但是看到阿达他们,让郁宏心里感到很不舒服,趁乔恩和姿吟被几个男人缠住,郁宏走出房间,找了个不容易被看到的角落,浸在温泉里,闭上眼睛休息,打算躲到联谊结束,等联谊开始,Ken和乔恩他们应该也没时间,也没心思再找他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郁宏感觉到有人在套弄他的鸡巴,拿下盖在脸上的毛巾,郁宏看到姿吟赤裸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丝一丝的白浊液体,从姿吟的大腿根部飘散在泉水里,郁宏厌恶的皱着眉头,拉开姿吟的手,准备离开浴池。   却听到姿吟的声音传来,「你的另一半已经来了,你不用在躲在这里,不好意思出去参加了。刚才有人起哄,说要进行迟到的惩罚,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你不去看看吗?」   郁宏刚跨到浴池边的脚微微一顿,转身疑惑的盯着姿吟,心里感到疑惑:我什么时候约了人过来了,而且在这里,认识的几个女人都已经没有联络了呀。   可是姿吟的样子又不像在骗他,那会是谁呢?   被姿吟挽着手臂,往屋里走去,郁宏还在猜测到底是谁?没注意到一旁姿吟诡异的笑容。   跟着姿吟走进一间房间,只见房里10几个人正围成一个半圆,朝着里面嬉笑吆喝,姿吟拉着郁宏挤过了人群,郁宏看到了那个被姿吟称做他的另一半的女子,正赤裸的跪坐在一个年轻男子的身上,眼框含泪,被动的上下套弄躺在下面的男人的鸡巴,双手被抓着,各握住一只鸡巴套动,身前还有一个被人以娃娃撒尿的姿势抱着的女子,将灌满精液的阴户靠在她的眼前,一旁的几个年轻人喊着:「舔它,舔它,喝下它…」   看到那女子的脸的时候,郁宏呆愣了一会儿,昨天的话犹言在耳,犹豫了一下,上前跨了几步拉开几只抓住女子的手,拉着女子就往房间外面跑了出去,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   「你不是说你已经不参加这种聚会了吗?又跑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昨天说的话还是在骗我的。」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昨天想了很久,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再相信我说的话,所以想找人证明我昨天说的是真的……」   「找人,找人找到这里?找人找到趴在男人身上,还一手一只的抓着男人的鸡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我亲眼看到了,到现在你还想狡辩。昨天听了你那些话,我还以为你真的改了。可是……你,你真的没救了……」   郁宏气得满脸通红,甩开乔琳的手,转身就要离开。乔琳呆呆的看着郁宏,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时,乔恩和姿吟身上各罩了件薄纱,从路边的树丛走出来拦住郁宏,乔恩挽着郁宏的手,轻声的说道:「郁宏,你误会琳琳了。其实刚才的事,从头到尾都是我和姿吟安排的。今天下午……」   透过乔恩和姿吟的解释,郁宏终于明白,这次他真的是错怪了乔琳。   原来下午乔琳打电话给乔恩,想让乔恩帮乔琳证明这次没有骗郁宏,可是乔恩想到上次的事情,她是始做恿者,而且郁宏知道她也有参与交换伴侣,怕越描越黑,所以了和郁宏认识,却不知道她也是小团体一员,主意比较多的姿吟,最后两女商量之后,瞒着乔琳,偷偷安排了这个计划。   一来,可以知道郁宏心里是不是真的还在意乔琳;二来,验证Ken说的,郁宏的观念思想有很大的改变;三,其实也是心里不平衡,想让郁宏心里再难受一次,最后也是两女私心作祟,加上阿达的暗示,想藉这次的事件,慢慢的让郁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