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女友乔琳》(全本)作者:raillwolf

女友乔琳 (一)惊现秘密,原来是虚惊一场   疲惫地走出公司大门,郁宏感到一阵凉意,紧了紧大衣的衣襟,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半了,用力地拍了拍脸颊,提振一点精神,郁宏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郁宏住的公寓离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在寸土寸金的都市里,郁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再从银行借了五十万好不容易才买了下来,只为了以后和女朋友乔琳结婚后能有个自己的小窝。   想到了女友,郁宏不禁微微一笑,乔琳长得并不算是很漂亮,但小巧的鹅蛋脸上,有一对漂亮的眼睛,挺翘的琼鼻下,有一张怡喜怡甜的菱角小嘴,很是耐看,加上高窕曲线完美的身材,不得不承认真的是男人眼中的尤物。   郁宏和乔琳原本是高中同学,后来毕业后两人就没再联络过,后来在庆祝退伍的聚会上遇到乔琳,原来乔琳的姊夫居然是和自己同一天退伍。庆祝会上的另一位主角,郁宏的副连长--陈建达,之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直到郁宏到外地工作,再次的和乔琳失去连系。   不过命运还真是奇妙,三年前因为父亲的过世,身为家中独子的郁宏不得不辞去工作,回到家乡,在应徵无数个工作碰壁后,好不容易在一家刚成立的公司找到了个企划工作,却不想再次遇到刚辞去建筑事务所工作,自己出来独立接桉的乔琳,结果就这样两人慢慢地发展出感情,走到了一起。   回到家里,郁宏看着乔琳脸上柔美的线条,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个好梦,小巧的菱角嘴边挂着一丝微笑,郁宏不由得感到幸福,轻轻的帮乔琳拉上棉被,郁宏拿了件换洗衣物进浴室洗澡。   ***    ***    ***    *** 周末,郁宏一大早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这是郁宏的一个习惯,每当隔天一早有重要的事情时,他都会睡在沙发上,怕自己会因为留恋温暖的被窝而赖床迟到,今天开始的连续九天电脑展,是郁宏第一次负责为客户做的企划桉,连续几天的加班,成败就看这几天了。   郁宏在沉睡的中乔琳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拿上外套和公事包就匆匆的出门。   偌大的世贸广场,被一个个的摊位占满,只留下几条仅三人比肩宽的走道供人行走,郁宏客户的位置不错,在入口处的第三个摊位,刚完成布置没多久,郁宏还没缓过一口气来,入口处已经出现了第一波的人潮,郁宏不得不打起精神再次投入工作中。   下午3点多,郁宏的老板张叔和乔琳一起来探班,郁宏将摊位的布置和概念向张叔和乔琳介绍了一下,就将工作交给另一位负责的同事,陪张叔和乔琳四处逛了一下,郁宏发现乔琳的身体总是微微的颤抖,脸色潮红的紧咬着下唇,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不由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   乔琳摇摇头,轻声的回道:「不用了,只是觉得有些头晕。等一下我自己去看医生就好了,你这里还在忙着呢!」   一旁的张叔说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如我带乔琳去看医生吧!而且会场这里也离不开你。」   郁宏想一想,便点头:「那就麻烦张叔了。」   目送两人离开出口后,繁多的工作让郁宏马上将这件事抛到脑后。   ***    ***    ***    *** 晚上七点多,会场里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后的事情就交给客户了,基本上郁宏只要确认电脑展期间,按照原先做好的企划不出错就行了。   之前打乔琳的电话一直没人接,郁宏放心不下,便和客户打了声招呼,说家里有事,先离开会场。   回到家里,发现家里没人,拨了张叔和乔琳的姊姊乔恩的电话,同样没有人接听,郁宏不由感到更加的担心,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人回电,郁宏想了一下,决定去乔恩家看看,或许陈副会知道她们去了哪。   心急火撩的到了乔恩家,见屋内灯火通明,但是按门铃却都没人回应,让郁宏觉得奇怪,于是沿着花园走到客厅的玻璃前往里面看去,客厅里没有人,不过郁宏注意到沙发上,乔琳的包包被随意的丢在那上面,郁宏稍微的放心了一点,乔琳果然在乔恩家。不过郁宏随即感到奇怪,为什么打了几人的电话都没人接?   就在郁宏感到纳闷的时候,从楼梯走下来一个人影,郁宏刚想敲击窗户,让屋内的人帮自己开门,但随即郁宏就赶忙的蹲下身子,害怕让屋内的人发觉。   只见身上仅穿着一件内裤的张叔从楼梯上下来,在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后,又走上楼去。   等到张叔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郁宏才小心地站起身,心里突然感到忐忑,虽然没有看过,但是在办公室时,时常听闻男同事之间私下相互讨论,在网路上经常看到一些文章里,女朋友背着男朋友和别人乱搞,郁宏对此一向不置可否,只是现下的情形却让郁宏心里感到有些紧张和害怕。   下午乔琳不自然的表现,和身体不适的藉口;电话没人接听;客厅的沙发上丢着女友乔琳的包包;老板张叔仅穿着内裤在屋内走动……这一切都符合了同事们口中文章的描述,那接下来的情节就是……郁宏不敢再想下去,只是有一些害怕、一点冲动、一丝愤怒以及一部分的好奇和期待,从未有过的经历,驱使着郁宏想去了解事情的真相。   打定主意,郁宏终于在厕所找到了一扇没上锁的窗户,只是相对于郁宏的体格,想从这里爬进去有些勉强,没办法了,郁宏只能将窗乎拆下。   好不容易爬进屋内,小心地将拆下的窗户装了回去,郁宏鬼鬼祟祟地往楼上走去,爬上二楼的楼梯口,就听见张叔的调笑、几个女人不依的撒娇还有副连长阿达的说话声,让郁宏感到心跳加速,紧握的手心里流满汗渍,深吸了一口气,郁宏躲躲闪闪的走进隔壁的房间。如果郁宏没记错,这里有一个和隔壁相通的大阳台。   偷偷摸摸的靠近落地窗边,郁宏趴在地上往房间里看去。   张叔一丝不挂的侧坐在床边,一张大手覆盖在横坐在他大腿上一名半裸女子的胸前,乔恩浑身赤裸的趴在张叔的背上,朝着床下拿着相机的陈建达腼腆的笑着。因为角度的关系,郁宏看不清张叔怀中女子的脸,虽然那女子的背影身材看起来很熟悉,但是却不像乔琳……乔琳的身材没这么丰腴。   接着张叔和陈副几人相互的替换,拍了几张相片后,郁宏证实了另外那女子不是乔琳,而是公司的柜台总机姿吟。眼看房内一番大战将起的样子,对这方面八卦没什么兴趣的郁宏,心想还好不是乔琳,放下提着的心,郁宏悄悄的顺着原路爬了回去,忘记了最出来这里的目的。   当郁宏如释重负、一脸轻松的离开乔恩家时,楼上房间里,张叔将鸡巴从还沉浸在高潮余韵的姿吟体内拔出,看了一下互搂着坐在一旁沙发上喘气的乔恩夫妻,拍了拍趴躺在床上昏睡的女子屁股,说道:「起来了,小淫娃,休息了这么久,也该缓过气来了吧!」   说完,不等那女子反应,就将她一把抱起,分开修长的双腿插入还挂着半乾精液的小屄里,引起女子一阵的惊呼……   当晚上11点多,乔琳神情憔悴的回到了家里,知道郁宏有去过乔恩家找她时,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当郁宏说在乔恩家等了一会儿,没人应门就离开后,微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告诉郁宏,下午离开会场后,张叔直接载她到医院,她在打点滴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没听到手机的声音,直到不久前才从医院回来,然后对郁宏说了声「我累了」,便提着包包进房去了,留下一缕沐浴后的香气慢慢地在客厅里飘散。 (二)出游同房的尴尬处境   一连九天的资讯展终于结束,因为这次的资讯展的企划有不错的成绩,郁宏被张叔提昇到副主任的位置,让郁宏高兴了一阵子。   虽然那天在乔恩家不小心看到姿吟和张叔他们的奸情,但是郁宏心里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作为外人不好去干涉,而且他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张叔的妻子已过世那么久了,除却年纪,张叔长得也还算不错,又有钱,找个年轻貌美的伴也没什么,除了对那有点交换夫妻性质的淫乱行为感到有点不屑外,郁宏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反感。   不知不觉,一年就要过去了,这段时间里郁宏完成了几件不大不小的桉子,虽然职位没有提昇,但是丰厚的奖金让郁宏的荷包涨大了不少,趁着今年圣诞节公司难得没有工作,郁宏决定请几天假带着乔琳出国去玩。   当郁宏将她的计划告诉乔琳时,乔琳很是高兴了一阵子,接连推掉了几件桉子后,在出发的前几天告诉郁宏,因为姐夫建达到国外出差,乔琳怕姊姊一个人在家寂寞,想带着姊姊一起。   郁宏心里虽然不愿带着一个电灯泡,但是受不了乔琳的撒娇,最后还是同意了。只是当郁宏好不容易帮乔恩订到机票后,却发现原先预订的旅馆已经没有房间了,将这情形告知乔琳后,乔琳无所谓的说那就三人睡一间就好了,原本仅有的两人独处时间也没有了,让郁宏小小的郁闷了一阵子。   ***    ***    ***    *** 到了雪梨,这几天郁宏除了和乔琳姊妹俩到着名的雪梨歌剧院和一些着名景点玩了一阵子外,就是被拖着在各大百货广场逛街,回到旅馆后,郁宏累得摊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乔琳姊妹俩则坐在床上,分享这几天的收获,不停地变换着今天刚买的衣服,让郁宏品评好不好看。   过了一阵子,郁宏感到一阵热血上涌,要不是一旁有乔恩在场,恐怕郁宏已经上去将乔琳推倒了。   只见乔琳穿着一件澹紫色的薄纱睡衣,里面只穿着同系列的内裤,单薄的衣料遮掩不住胸前嫣红的两点和下身的凄凄芳草。   乔琳很满意郁宏的反应,朝着郁宏甜甜的一笑,迈着挑动的步伐缓缓的走向郁宏,坐在他的大腿上,郁宏下意识地搂住乔琳的纤腰,张嘴就要向乔琳吻去,感觉到郁宏下身的反应,乔琳用一只手指挡在郁宏的唇上,白了郁宏一眼,趴伏在郁宏耳边轻声的嗔道:「坏人,姊姊还在呢!」   郁宏顿时尴尬的坐直身子,偷偷的看了一眼床上脸泛桃花的乔恩,乔恩不好意思的随手拿了几件衣物,说了声:「我先去洗澡。」   后,狼狈的逃进浴室里,「砰!」   的一声关上门,靠在门上大口的喘气。   乔琳看了看关上的浴室门,再看看一脸尴尬的郁宏,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让郁宏感到郁闷。   见郁宏脸色不善,乔琳连忙敛去笑容,转过头去,但是颤动的双肩还是泄漏了她的想法,郁宏不禁恼羞成怒,一把扭过乔琳的俏脸,狠狠地吻在乔琳微翘的樱唇上,一只手从睡衣的下摆伸入,握住乔琳饱满的乳房。乔琳小手轻推郁宏稍微反抗了一下,随即便搂着郁宏的头,张开小嘴和郁宏纠缠在一起……   浴室里的乔恩听到房间里的呻吟声,一只小手探进内裤,在阴核上轻轻的揉动,一双和乔琳一样修长的美腿,忽夹忽松的不停变换着,另一只小手也不自觉地在乳房上来回搓揉了起来。   随着房间传来的呻吟越来越高昂激烈,乔恩在身上揉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在乔琳一声高亢的尖叫声中,乔恩也一起达到了高潮,靠坐在浴室的门上,大口的喘着气。   过了一会儿,乔恩缓过一口气来,走到浴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高潮过后泛着潮红的脸,拍了拍秀气的脸颊,脱去身上的衣物,看了一眼湿透了的内裤,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不觉感到脸红,以前自己不是这样的,自从那次之后……乔恩不由得感觉自己越来越放荡了。   洗漱完了后,乔恩不敢直接开门出去,靠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动静,才扭动门把走了出去。   走出门时,乔恩看到郁宏正忙着拉棉被盖住他和乔琳的下身,一瞬间,乔恩彷佛看到郁宏半硬不软的鸡巴,还插在趴在他身上的乔琳的小屄里,乔恩心神一荡,感觉到下身好像又有一阵湿润。   郁宏尴尬的朝乔恩笑了一下,连忙转过头去,浑身无力的乔琳感觉到郁宏的鸡巴又有回复生气的迹像,嘤咛一声,转过头瞟了郁宏一眼,才发觉乔恩已经洗完早出来了。   懒懒和乔恩打声招呼,乔琳知道郁宏的鸡巴为什么又恢复了生机,原来刚才匆忙间,乔恩拿到了今天买的性感内衣进去洗澡,原本乔恩想让乔琳帮忙拿衣服给她,但是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后来靠在门上又没有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以为郁宏和乔琳办完事出去了,才大着胆子出来,没想到却看到郁宏两人交迭床上休息,一时间愣在那,不知所措,被郁宏眼睛给占了便宜,直到乔琳轻呼了一声,才回过神,连忙提着衣袋,又躲进浴室去。   看见乔恩跑进浴室的姣好背影,乔琳低下头刚好看到郁宏斜眼偷瞄着乔恩消失的背影,一副可惜的表情,和小屄里郁宏变得坚挺的鸡巴,恨恨的在郁宏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郁宏痛呼一声,看到乔琳一副吃醋的表情,忙讨好地笑了笑。   看到郁宏一副尴尬讨好的样子,乔琳「噗滋」一笑,翻身离开郁宏的身上,小手伸进被窝里,套弄着郁宏的鸡巴,轻声的在郁宏耳边诱惑着:「怎么样,姊姊的身体好看吧?是不是也想肏她啊?想的话要跟我说喔!我会不介意的,说不定我还会帮你制造机会呢!」   郁宏连忙摇头表示:「没有,没有,有这个如花似玉,善解人意的老婆我就满足了,哪里还会想其他的女人。」   乔琳似乎对郁宏的回答感到不满意,套弄着鸡巴的小手加了几分力道:「是吗?可是刚才不知道是谁看到姊姊穿着睡衣的样子,鸡巴就变硬了的。」   「咳~~是吗?谁呀?我不知道耶!」   郁宏还想装迷煳,但发觉到乔琳小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连忙改口认错说:「我错了,老婆大人饶命啊!你再用力下去,就要断了,你也不想下半辈子就要守活寡吧?」   乔琳听了,呸了一声:「哼~~断了就算了,大不了小姐再找别的男人。」   但还是放开了郁宏的鸡巴。看见乔恩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翻身下床拿了几件衣服往浴室走去,到了浴室门口,还回头冲着郁宏大声的说了声:「本小姐给你个机会,我现在要去洗澡了,要洗很久的,你可要把握机会啊!」   说完不理尴尬的两人,笑着走进浴室,「砰!」   的一声的关上门。   乔恩和郁宏微微的互看了一眼,连忙转开视线,过了一会儿,受不了房间里尴尬的气氛,轻轻的说了声:「我……我先去餐厅等你们。」   说完,拿了件外套就跑出房间。   郁宏摇了摇头,心想以后和乔恩单独相处时,就尴尬了。   虽然郁宏不否认对乔恩这样散发着成熟韵味的年轻人妻也会有一些的遐想,不过想到她是乔琳的姊姊,还是好朋友副连长阿达的老婆,郁宏不由自主的还是感到排斥,在心里,郁宏认为自己算是比较传统的男人,不太可能做出那样出轨的事。至于乔恩和张叔他们之间的淫乱关系,被郁宏下意识的选择了刻意遗忘。   摇摇头散去自己的胡思乱想,郁宏穿上一件短裤,随手拿起了一旁的数位相机,看这几天拍的相片。   咦,这好像不是我的相机,可是怎么觉得好眼熟?郁宏心里疑惑着,突然乔恩姣好的身影掠过脑海,郁宏想起了在哪看过这台相机…… (三)相机里的香艳照片   上次在乔恩家,郁宏看到阿达他们用来拍照的就是这台相机,虽然郁宏心里想着偷看别人的私人照片是不道德的,但是脑海里那天在乔恩家看到的乔恩,那让郁宏感到惊艳的赤裸曲线,还有掩盖在性感睡衣下的比乔琳更显丰腴的迷人胴体,都让郁宏无法克制地想打开相机窥看里面的照片。   郁宏拿着相机挣扎了好久,最后还是控制不住好奇心,打开了相机,开始检视里面的相片。   顺着日期往回寻找,一连好几十张他们在雪梨拍的照片,接着是建达和乔恩出去完的相片,一连看了好久都没看到预想中的香艳照片,郁宏感到有些气馁,突然一张相片映入郁宏眼帘,那是一张阴户的特写,照片里一双丰腴的美腿被大大的分开,微翻的阴唇,一道略黄的浓白液体不停的自阴唇中间的小洞流出,从还未闭合的阴唇可以看得出,这张相片的女主角刚和人做完爱。   找到了预期的相片,郁宏并没有感到特别兴奋,反而感到有一丝的罪恶感,但是心里有一股冲动,驱使着郁宏继续地看下去。   接连几张不同角度的阴户特写,让郁宏感到有一点不对劲,但是有想不出哪里不对,之后的一张相片让郁宏感到恍然大悟,萤幕里,张叔和阿达各自抱着一个女人对着镜头露出淫笑,因为那两个女人都背对着镜头,所以郁宏看不出来是谁,不过从背部曲线来看两女的身材应该和乔琳差不多,其中一个甚至比乔琳的身材还好。   原来之前的几张阴户的特写,女主角并不只一个,难怪郁宏会感到奇怪了。   就在郁宏准备看下一张相片时,乔琳从浴室里出来了,郁宏做贼心虚,连忙随手将相机藏到旁边的棉被里,然后装出一副镇定的脸,和乔琳打了招呼。   乔琳看郁宏一副故做镇定的表情,忍不住开口调侃:「怎么,是不是刚刚做了什么坏事怕我知道,所以装这副样子。」   被说中心事的郁宏,还是强做镇定的回道:「没,没有。乔恩在你进去洗澡后,就先到餐厅去了。我还能做什么坏事?」   捉到了郁宏的小尾巴,乔琳娇笑着:「是不是姊姊还在房间里,你就能做什么坏事了呢?还说你对姊姊没什么想法,哼!你们这些男人喔,都是看着碗里,惦记着锅里的,没一个好东西。」   郁宏也发现到自己话里的语病,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乱猜,我对乔恩真的没什么的。我……」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还不行。快点去洗澡吧,别让姊姊在餐厅等得太久了。」   看到郁宏真的急了,乔琳见好就收,催促着郁宏去洗澡,自己也挑了件衣服换上。   ***    ***    ***    *** 吃完饭后,乔恩拒绝了乔琳去逛街的邀请,看着乔琳兴高彩烈地拉着郁宏出去,乔恩独自回到房间,换了身比较保守的睡衣,准备躺到床上看一会儿书,无意间眼角瞟过乔琳他们床上的一片狼籍的痕迹,乔恩俏脸一红,连忙低啐一声:「办完事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拉着棉被,将床上一片湿润显眼的水渍盖上,按捺住狂蹦的心跳走到自己的床,掀开棉被。   『啪~~』一台相机自床上掉落到地毯上,乔恩暗骂自己粗心,赶紧将相机捡起来,检查有没有摔坏。   突然,乔恩的脸色一片涨红,之后好像想到什么,唰的一下变得雪白。   相机并没有摔坏,只是刚才乔恩捡起来检查的时候发现,相机的电源没有关上,而萤幕里的画面正是上次乔恩他们和张叔狂欢的相片,画面里,张叔和丈夫阿达面对着萤幕露出笑容,而他们身上的女子虽然被对着镜头看不到脸,但是身为当事人,当然知道她们是谁。   回想刚才离开房间时的情景,乔恩心里一阵慌乱:『遭了,莫不是被郁宏发现了?』想到秘密被发现的后果,乔恩顿时感到不知所措,虽然自己夫妻和张叔之间的淫照被郁宏发现让乔恩感到害羞,但相对于相片里的另一个女主角……乔恩不敢再想下去。   刚想打电话和丈夫阿达商量,房间门『喀嚓』一声打开,乔琳和郁宏挽着手走了进来,郁宏看到乔恩手上拿着相机,想起之前慌忙之中忘了关机就随手塞进棉被里,现在相机被乔恩拿在手上,看乔恩的脸色好像已经发现了自己偷看相机内容了,想到自己偷看的事蹟败露,郁宏不禁燥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乔恩。   乔恩看到郁宏的反应,不由更加确定郁宏已看过相片内容,脸色显得更加的难看,心里不由的猜测起来:果然,郁宏看过了相机里的内容了,都怪自己太粗心,记忆卡没换就带出门。不过看郁宏刚才吃饭时的表现,好像不准备揭破。可是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难道……   想起网路上流传的文章,发生这种事后,得不到对方的原谅,主角们悲情的下场,乔恩不禁感到心惊胆跳。   一旁的乔琳发觉一进门后,姊姊和男友之间的气氛不对,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乔琳还是开了个玩笑缓解房间里凝重的气氛:「你们两个怎么了,该不会是真的来电了吧?」   乔琳的话让郁宏感到一阵心慌,连忙开口否认:「没……没有,你别乱说,我怎么会对乔恩姊……」   抬头看了乔恩一眼,见乔恩盯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连忙又低下了头。   乔恩听到乔琳的调侃,再看到郁宏一副害羞的的样子,心里想道:『对了,难怪他不想揭破这个秘密,原来他想……如果他真的是想这样做的话,那自己要答应他吗?』想到这个可能性,乔恩雪白的脸不由得都羞红了。对着乔琳开口嗔道:「琳琳别乱讲话,要是别人听见了多不好!」   偷瞟了郁宏一眼,见郁宏正斜眼偷看自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乔恩思绪乱成一团,决定暂时装作不知情,回去后和老公阿达商量之后再作决定。   乔琳看自己一句玩笑话,让两人都不好意思,不禁更加的开心:「怕什么?这里又没外人,何况,如果姊姊真的有意思的话,我可以大方一点分一半给你,不然我们姊妹一起也行。谁叫我们姊妹情深呢!」   知道乔琳的个性,你越是否认,她闹得越欢,乔恩装作没听见一般,将相机收起来,瞟了郁宏一眼,坐到床上看起书来。   郁宏见乔恩好像暂时不追究了,轻吁了一口气,抱着乔琳坐到沙发上胡思乱想起来。乔琳见两人不再搭腔,只好无趣地躺在郁宏的怀里看着电视。   虽然中间发生了插曲,但是在郁宏和乔恩小心地回避下,直到回国两人之间都没提起这件事,直到…… (四)Explai、Misunderstanding、Truth   从国外旅行回来后,因为年关将近,郁宏再次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十坪大小的小组办公室里,摆满了这次企划桉的商品和活动相关的宣传半成品,郁宏坐在电脑前面,搜寻其他产牌和这次的商品相类似的资讯,用来做这次企划桉的参考和比较。   「当!」   郁宏电脑里的MSN视窗突然弹出,一个不算陌生的人发来讯息,让他轻笑一下,心想这小子怎么想到用MSN找我?打电话不是比较快!   看了一眼讯息窗里传来的讯息:馒头数完数钞票:「兄弟,在忙吗?」   郁宏心想反正资料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其它的要等小组其他成员回来开会讨论才能进行,趁这个空档和他哈拉一下好了。   郁宏敲打着键盘,回覆消息:一杯喝不醉:「还好。怎,要报销我带你老婆出国的费用给我吗?」   馒头数完数钞票:「去你的!我老婆陪你们出国玩,我没跟你要伴游的钱就不错了,还想跟我要钱。」   过了一会儿,又一条讯息传来:馒头数完数钞票:「嗯……怎么说呢,你老实说,我们是不是兄弟?」   郁宏皱着眉头看着讯息,心想这小子今天怎么了?说起话来怪怪的。   一杯喝不醉:「靠,说什么鸟话?」   一杯喝不醉:「你不会是想借钱吧?多了没有,二、三万应该没问题。」   馒头数完数钞票:「靠,老子还用向你借钱吗?」   一杯喝不醉:「之前在部队,你跟我借钱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馒头数完数钞票:「靠!」   馒头数完数钞票:「不是这事啦!你老实说,我们是不是兄弟?」   一杯喝不醉:「废话。你今天没吃药喔,废话那么多,说重点。」   馒头数完数钞票:「嗯……那我说了你别发火喔!」   一杯喝不醉:「说!」   馒头数完数钞票:「那个,你是不是看过我相机里的东西了?」   讯息窗里传来的消息,让郁宏好一阵的尴尬,心想还是躲不过这遭,斟酌了一下用词,郁宏回覆道:一杯喝不醉:「呃……不小心地,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馒头数完数钞票:「那你都知道了?」   一杯喝不醉:「那个,一点点吧!」   馒头数完数钞票:「嗯……那这件事你怎么想,我们做出这种事,你不生气吗?」   郁宏心想:『你们夫妻之间的私房事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我老婆,爱怎么玩是你家的事,我生那门子的气来着?』一杯喝不醉:「没啊,现在都那么开放了,做这种事也没什么的,你想太多了。」   馒头数完数钞票:「靠!我以为我的思想已经很开放了,想不到你比我还开放。屁胡,屁胡。(故意的,请抓虫小队放我一马)」   一杯喝不醉:「好了,你就只是要讲这事吗?没事我要去忙了。」   这几天为了这事提心吊胆的,现在说破了也好,总比以后见面尴尬。   馒头数完数钞票:「等一下,那个……」   一杯喝不醉:「怎?」   馒头数完数钞票:「呃,我是想说,那个,其实……」   馒头数完数钞票:「我传一段影片给你,你看完之后再说吧!」   接着讯息窗传来「是否接收档桉」的讯息,郁宏点击确认后,回了个讯息,见对方没在发消息过来,便不管他,让电脑自行下载,打开之前找到的资料研究起来。   ***    ***    ***    ***和小组成员一起讨论到晚上7点多,郁宏向后伸了一下懒腰,看小组成员一个个的都离开了,郁宏将厂商提供还有今天找到的资料,拷贝到随身硬碟准备回家继续研究,看到桌面上今天阿达传来的影片,随手抓进硬碟里。   『前些天乔琳接了一个中部的桉子,到中部去测量场地,要过几天才回来,有些事情做比较不会觉得寂寞。』郁宏这样想着。   随便买了些东西填饱肚子,郁宏在家看资料看到11点多,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到阿达传来标题为《乔恩的初体验》的影片,心想先去洗个澡,等下再看吧!   其实郁宏也猜到阿达传给他的是什么,只是不知道阿达为什么要传给他?不过以郁宏的个性,想不通的事通常都不会去钻牛角尖,就当是网上抓的自拍片看吧!   脑海里闪过一具姣好的身影,郁宏的脸上浮现一丝期待的表情。   ***    ***    ***    ***昏黄的房间里,乔恩紧挨在阿达的身边,一双小手用力地挽着阿达的手臂,一张小脸紧靠在阿达的怀里,微红的耳根和轻颤的身